晰无暮

墙头众多,但all藏洁癖,坚持做一个透明

蓝羽信 三

        梦中有一个人牵着自己手漫步在一片苍白的世界。
        白色的风吹起他的衣摆。
        “要去哪?”
        “……”
         他得不到回应,也无法挣脱开牵着自己的手。
        “叶……”
        “叶闻西……”
        “叶闻西,吃药了。”   
        他还没看到那人的面容就被严格的大夫叫醒了。
        手里这副药黑乎乎的一看就知道不好喝。
        “喝完了?这么快?”
        “嗯,”他将碗递还给了左乐:“一口。”
        “……”左乐没想到这个失忆的叶闻西这么配合,他已经很久没有照顾过这么听话的病人了,陆烨和伊娜这师徒俩一听要喝药就玩消失,叶若溪倒是找到个好理由去休假,唐棣根本不会来,就连李斐易也是一幅慷慨赴死的悲壮脸:“呃…好孩子。”
       房梁上的陆烨看他毫无不良反应地将左乐的药喝完,心里不禁佩服起来。要知道左乐有将药配苦十倍的能力,哪怕是板蓝根也能苦到失去味觉。
      
      叶闻西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呆在左乐的药院子里,周围只有左大夫和一个苗苗。
      “我能出去吗?”叶闻西喝完药问道。
      “不能,你现在要静养。”左乐驳回。
      “但是这里太闷了,你的花花草草我都认完了。”
      “我可以给你找些闲书看。”
      “可是书虫我也碾死好多只了。”叶闻西依旧不依不饶,为自己争取些许自由活动的范围。
      “不行,在你恢复记忆之前乖乖呆着。”
     “……”早知道就不乖乖吃药了_(:з」∠)_

      隔天,李斐易在办完公事后来了,还顺带上了曲新这个满肚子黑水的家伙。
      “师兄,将军你们来了!”苗苗活泼的声音打消了叶闻西沉闷的心情。
      曲新先一步进到屋子里,掐主叶闻西的下巴:“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试用蛊哟。”
      “不行!”左大夫严厉驳回了他的想法:“你那法子太损人了。”
      曲新摊手对李斐易说:“看吧,我都说了左大夫不会同意我动他病人的。”
     “不过啊,”曲新转头看着呆呆的叶闻西笑道:“他这个样子可比跟你在金水镇对骂时可爱多了。”
      “想起了有什么好的,做个无用的人质不好吗?等把大鱼钓出来了,顺便‘叛变’恶人谷也挺好的。你们觉得呢?”
     “……”
      李斐易和左乐并不反对曲新这个想法。要说叶闻西也是一流高手,前能冲锋闯阵后能帷幄运筹,能加入浩气盟也是一大助力,哪怕是日后恢复了记忆想要恶人谷再接纳他也是极难的。
      “但是我想想起来。”
      叶闻西十分认真地回答了根本不是问他的问题。
     ‘…哇,真有勇气啊。’房梁上的陆烨没能按耐住自己吐槽的欲望。
      “左乐,这算病人同意我下手了吧。”
      “……行吧,毕竟我们也需要过去的叶闻西。”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左乐与叶闻西相处这几日使他心中隐隐有些预感,叶闻西失忆到现在这个状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我去调动警卫。曲新,黄昏后带他去你那里。”李斐易向一直隐身的陆烨使了个眼色。
     
      “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每天都乖乖吃药看书晒太阳,日子比我的猫都过得舒坦。”
      “……其它呢,就没有一点恢复记忆的迹象吗?”
      “没有吧,他是最近是呆烦了,像我的猫总不可能一直关在一间屋子里吧。”
      “……别拿猫比喻。”
      “但是真的很像啊!最近喝药也是一小口喝的。”
     “不过……”
     “不过什么?”
     “他真的很厉害啊,一开始能一口气把药喝完!”
     “……算了,你继续盯着吧。”
     “好的(・ω< )★”

歌藏 你掉的是哪个呢?

       1
       山庄的每个弟子都希望能有一个绑定奶,让自己能在红名堆中三进三出。再不济也能找到一个绑定雷,进行一下渊和探梅的PY交易。
       叶藏剑自然不例外,曾经似孤狼的他在新赛季被摁在地上打成鸡小萌后不得不认清到自己早已步入下水道行列,只是一直在井口挣扎。
       是时候找个大腿了!
   
      2
      叶藏剑首先将目光放在了隔壁秀坊上。
      “云裳?什么云裳?我只知道1234再来一次。”
      “哦!我早就改名了,现在我叫冰小心。”
      “其实我一直觉得小橙武还是剑比较好看,扇子,扇子看腻了。我现在水榭都用的少。”
      一夕之间,偌大的西湖仿佛就只有叶藏剑一人还记得那个粉色的风袖。
  
      3
      苗疆的朋友在看到叶藏剑那双大长腿后皆是表示了——我怕我等不到你买完橘子回来的那一天。
      也就是,追不上。

      4
       在隔壁碰壁的叶藏剑转头就去拜访了万花谷。
      “朋友,浮蜂浪蕊了解一下。”
      “我有春泥,必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分享一下它。”
      “大哥哥,请不要打扰我练体操。”
      虽然依旧没有找到奶,但叶藏剑也得到了新的信息。

      5
      长歌门盛名在外,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尤其是那风骚的站位让敌人难以摸到他们的衣角。哪怕是现在威风凛凛的雷电法王也不敢在他们的影子里洗澡。
      “小女杨相知,叶公子,22约吗?”
      “终于等到你!你就是我那命中注定的羽。”

       5
       杨相知总是先叶藏剑一步进入天山碎冰谷/青竹书院/论剑台。而当叶藏剑到场时总会听到她一句——
      “对面是我师兄杨莫问,你要小心。”
      “快奶我一口!诶你怎么被平沙了??”
      “这不科学?为什么是我!”
      叶藏剑,卒。
      杨相知,退。

       6
       第二把,杨莫问和柳XX。杨相知被平沙。
       第三把,杨莫问和萧XX。杨相知被平沙。
       第四把,杨莫问和李XX。杨相知被平沙。
       第五把,杨莫——
       “二少抱歉了,我,我觉得师兄恨我。”杨相知一脸灰白,心态打崩了。
       “别啊,不就是平沙吗,我以前攻防碰上你师兄每次都被平沙,你要振作。”
       叶藏剑心里还是有一丢丢的高兴,连续中奖的不是自己真是太好了!
      
       7
       “我把他安安全全地送回去哪里不好?”
      “我还特地让队里的奶妈给他个圣手。”
      “盾也给套上了!”
      “我究竟哪里不好?!”
      杨莫问拍案而起。
      “你要不试试被平沙的感觉?”
      “不了,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8
      22散队的叶藏剑继续游走于各门派之间,打算找个DPS继续刷。
      在叶藏剑思考着渊,盾护,小圈,无敌等问题。却不料一人突然进入视线。
      杨莫问见叶藏剑看到了他,视线交汇时,杨莫问对他温和一笑。
       当晚叶藏剑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9
       梦里他和杨相知在断桥上散步,杨相知脚下一滑跌进了西湖里,扑腾几下就沉入水里不见踪影。
       叶藏剑着急啊,刚脱下外套准备下水救人,就看见杨莫问从水里冒出来。
       ‘???掉下去的不是杨相知吗??’叶藏剑焦急的表情一瞬间凝固。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大加呢还是这个减伤呢?”
     杨莫问飘在半空中左手一个圣手,右手一个风袖向叶藏剑发问。
      “额,都不是。”
     “诚实的好孩子,”杨莫问一脸欣慰地夸赞:“那我把风袖圣手折叶都送给你吧。”
     “啊!哦,谢谢……”

       10
      然后梦就醒了。
     梦醒后的叶藏剑马不停蹄地找到了杨莫问。
     “风袖是我的吧!圣手折叶也有的吧!”
     “都是你的(我也是(⁄ ⁄•⁄ω⁄•⁄ ⁄))”
     “走!我们去打22!”

END

霸藏的肉肉グッ!(๑•̀ㅂ•́)و✧
走微博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22586434266800
评论再发一个链接

干死你个小恶魔 伍

只是一丢丢擦边都被吞了😰
走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6628547372033

毒藏肉

阵营向人蛇有双 性有,注意避雷😏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6136923714963

来,我们帅气的二小姐😌

朋友,你知道花吐症吗?

       又到了初春时,今年的藏剑山庄比往年要热闹一些,叶琦菲小姐归家,同行的还有九天之一的变天君那位享有“大唐好女婿”美誉的源明雅。
      
      大师兄大师姐们都在演武完后告诉师弟师妹们如何预防春季流行性感冒。
      叶霏肆依在阁楼的栏杆上看大师兄跟矮子们上茶。
      说来奇怪,最近叶霏肆偶尔莫名地感到胸闷,全身上下的经脉就像被几团棉花堵着一般,能通气就是堵。
      看过的大夫们都一致认为是受了风寒,只是一点小感冒吃几服药就能好。但叶霏肆不这么想。
     他好歹也是活跃在昆仑的阵营小斗士,平时穿着秦风在冰雪中和敌手们你来我往也没见有什么问题,怎么偏偏过年回家一次就感冒了呢?
      对自己身体素质十分自信的叶霏肆还是觉得自己回老家生病是一件不科学的事。
      不科学得就像自己的性取向莫名其妙的弯掉了一样。
     明明以前都是围着小姐姐们打转结果现在像只刚破壳的幼崽一样跟在那个万花弟子——沈逸身后一样。
     “哦,雏鸟情节。”(并不是)知心姐姐秀娘吸了一口烟,淡淡道。
     去他大爷的雏鸟情节。

     一想到沈逸叶霏肆又觉得胸闷堵得慌还蓝瘦香菇,就像……
     “师弟你怎么了?小脸白的跟你嫂子当年怀孕一样。”
     听到这话叶霏肆脸又由白转黑。他嘴笨,又碍于同门不好直接发鸡瘟,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这脸色真差,要不要去看看大夫?我记得你有个要好的万花朋友吧。”
    !!!叶霏肆不由得想起沈逸的警告。
    “没事,只是…只是昨天吃油腻了,有些不适应。”
    没错一定是吃坏肚子了!都怪姐夫偏要带火锅底料过来!

     直到三天后,叶霏肆无法再也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所谓的科学了。
    因为——当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时,叶霏肆从口中吐出了几朵碎花。
     是三色堇。
     登时叶霏肆骑上马就奔着万花的方向去了,全然不管沈逸的警告。

     沈逸很忙,说准确点——万花谷很忙,特别是春秋季节,忙的人仰马翻。
      #今年的流行性感冒是往年以来最强的#
     求医的长龙能从花圣的小院一直排到长安。正因为如此,沈逸才勒令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叶霏肆过完年直接在戈壁汇合不用特意到万花来接他。至少初春时期,万花谷进不来也出不去。

     写完药方的沈逸一抬头就看见了叶霏肆大轻功甩到他面前,落地时一个没站稳就扑在了他身上。
     沈逸很想对叶霏肆发火(说了不要来,不知道最近师姐师妹很喜欢你这款吗?!),但看到他一脸难受,还死死捂住嘴的模样——就像中了那啥不和谐的药,沈逸镇定一下把上脉。
     虽然不太像中了那啥不和谐的药但脉象却有些诡异,初诊无果的沈逸架起叶霏肆嘱咐了同门几句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住所,沈逸将叶霏肆扶到桌边坐下,连忙去取柜子里的药箱,一转身却看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惊得他手里的药箱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叶霏肆趴在桌上指缝中夹着花瓣,而叶霏肆的唇边还有一朵。
     沈逸还真没想过他有生之年还真的能遇到过这种病。现在有一个活的病例在眼前,还是自己的好友;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好(基)友。
     也不管地上的药箱,沈逸走过去轻抚他的背,安慰道:“叶子你镇静一点,我在呢。”
     叶霏肆听着沈逸这语气总感觉有哪里不对:“阿逸,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听到这话,沈逸连忙答道:“不,不是。这个病不致命,只…只是有些麻烦。”
     “什?唔——”一张口就有花朵从口中溢出,叶霏肆只好捂住嘴。
    
     “这个病叫花吐症,我曾听去过日轮山城师兄说过;这算是寇岛特有的一种病症。”沈逸顿了一下继续:“可能是季风刮过去的,源明雅先生应该对这个病了解得多一些。”
     天策府死了那么多那师兄师姐们岂不是???
      “只不过还是和体质有关吧。”
     “当然,听说今年源明雅先生陪变天君去藏剑山庄过年,也有可能是源明雅先生带过去的。”
      额…当初多多结婚我就不该投赞成票啊!!!
      “这病_有解吗?”动不动就吐花,心好累。
     “有,这只是思恋成疾的一种表现模式而已,只需要和心上人接吻就可以了。”
     “……啥…?”叶霏肆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和心上人接吻即可。”沈逸见叶霏肆表情纠结,五官都快拧到一块去了,于是又添了一把火:“还是早点解决比较好,万一有P2阶段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大脑里无限被“接吻”俩字刷屏的叶霏肆已经听不到其他话了。
      “先制定一下路线吧,先去纯阳宫然后南疆绕一圈,最后北上昆仑时顺便去明教看看。等戈壁处理完就可以从五台山那条路线走,霸刀苍云天策都能碰上。”
      “…我……”
     “叶子,想开点,节操没有自己身体重要。不就是接吻狂魔吗,把敢说闲话的人揍一顿就是。”
     “……”才不是这个问题!我喜欢的是你才不要和别人玩亲亲(メ`[]´)/
   
      “你先等等,我去收拾一下。早点启程吧。”
      就沈逸转身的一瞬间,叶霏肆一把拉过他。
      随即——两唇重合。
      马上,叶霏肆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胸闷蓝瘦吐花纠结等一切都好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能转108个风车。啊,粉红泡泡冒起来了~
      当两人分开后,叶霏肆闭上眼睛等着沈逸一巴掌扇过来。叶霏肆觉得人真是一种贪心的生物,以前只能碰手的时候就想亲上,现在亲上了就想上床了 。
     等了许久,沈逸也没反应叶霏肆小心翼翼地睁开了半边眼睛。他发现沈逸没有生气没有恼怒却笑得十分温和。
    “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团队][风车团扛把子]风车走你——
      [团队][曲腿腿]相公公~蝶旋~
      [团队][曲腿腿]相公公~冰蚕~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军爷看我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风没虎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虎没风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发发大魔王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五十六个鸽萝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打奶使我快乐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军爷看我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风没虎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虎没风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发发大魔王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五十六个鸽萝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打奶使我快乐
    
     当云瑜溪加入团队后立马被各种喊话刷屏就知道帮里那对定时发狗粮的小情缘又开始在黑戈壁骚扰恶人了。
     同盟频道里并没有谁的被击杀喊话,‘唉,有情缘真好!’云瑜溪回想了自己的基三生涯,不由得叹气。
     从头到脚一身豪华海景房红莲马具霸红尘的秀秀在冰天雪地的昆仑一顿,随即就被突然冲出来的丐帮一顿敦敦敦敦。
    看着团队频道里云瑜溪的血条突然下降曲腿腿想着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敢去截云瑜溪的碎银,但还是象征性的关怀了一下对方。
     [团队][曲腿腿]小云云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最后云瑜溪的血条停在了三分之二。
     [帮会][云瑜溪]云瑜溪扒掉了笑笑@XXXX的胖次
     [团队][云瑜溪]没事,有个刚转服过来的丐       
     是的冰心·食物链顶端··抠脚能溜半个团·云瑜溪曾经的第四阵营搞事头头即使退位了但手底下还有一队喵喵们,不虚。
    
      由于晚上有帮会成立两周年的歌会,云瑜溪悄悄挂上yy,果然不出所料——作为半个咸鱼管理的曲腿腿正和风车团扛把子挂在大厅里闲聊。
      ‘很好,本子素材有了!’其实最近她想写《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这种类型的雷文去恶心那个一直在微博上和自己掐cp的家伙。
      整个yy里一直是曲腿腿不停的嘴炮,而风车团扛把子也只有偶尔应付一两声,云瑜溪回想了一下俩人以往的相处模式不由得感叹一声——渣贱!
      云瑜溪觉得曲腿腿那都好就是声音听起来太作,按理说是最讨人喜欢的那种软妹音,但就是撒娇时太让人起鸡皮疙瘩。
     虽然他们是情缘( ̄ ‘i  ̄;) ,但很显然风车团扛把子不吃这款,不过还是有人爱好的。

      那是一个三年老紫霞。曾经的风车团扛把子还有一个恶习——日常对自己的情缘开嘲讽。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可能是情缘之间无伤大雅的小情趣,不过紫霞道长不这么认为,对女孩子说些过分的话是教养的问题。
     某次55,由于曲腿腿的蜜汁手抖将加大点到了正在缴械军爷的喵姐身上,然而喵姐刚好幻光步闪到了群范围外,于是黄金脆皮白斩鸡扑街——
     还差一招就能KO奶妈的被两个个战八方的军爷KO了,这让风车团扛把子十分火大。接着口不择言第一次说了些过分的话,随即yy里传来紫霞道长沉稳的声音:“既然这样,那把她让给我啊。”
     后来原本约好的55一下午变成了插旗一下午。气到发挥失常的风车团扛把子也喝茶了一下午。
     “情缘缘,我们聊一聊。”曲腿腿一改撒娇的腔调,听得出来多少有些失落。
      俩人退了游戏下了yy,留下一干期待818的吃瓜队友。
     自此之后俩人(风车团扛把子单方面)的相处模式正常了许多,帮会虽然失去了一次围观818的机会但却给紫霞道长送了面妇联锦旗(紫霞:一点都不想要好嘛。)。

     “诶诶诶!相公公,歌单里有威风堂堂诶!”     曲腿腿再仔细检查了一边帮主发来的单子:“相公公你变了,你居然都会唱小黄曲了嘤嘤嘤!”
      听到这云瑜溪会心一笑:我建议的!
    “啧…难道不是为了服务你们吗,再说又不是我独唱。”
     “不要他们听,相公公唱威风堂堂只能我听๑•́₃•̀”
     “安静闭嘴好好打战场成不成!”
     云瑜溪:啊,又发火了。
     “我不管我不管,威风堂堂相公公只能唱给我听,再说马上我就要来千里……”
      “你是一百零八只妖蛾子吗?!”
      云瑜溪觉得虽然听话唠说话挺烦的,但曲腿腿这种撒娇方式不至于烦啊可能是风车团扛把子太天凉王破了天凉王破这种都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的……等等我是不是听到了千里送?
     
      当然,风车团扛把子—叶柏是不知道云瑜溪对渣贱CP萌点的纠结,而云瑜溪也不知道叶柏烦曲腿腿不止是烦,而是烦的二次方。
     叶柏趴在宿舍床上,笔记本就搁在枕头上耳机里有娇柔的萝莉音,同样的台词在头顶同步出现,不过是大老爷们捏着嗓子说话。
      曲腿腿—曲梧一个利落的翻身从上铺跳下来,坐在叶柏大腿上。
     “相公公,我来千里送了,快不快?”曲梧现在倒是没有再用那种娇嗓说话。
     哪门子千里送,三米都没有好伐!叶柏在心里腹诽。摘下耳机打算跟曲梧面对面说话,但大腿又被压着只好用脚跟敲打曲梧的背:“起开。”
      曲梧慢慢靠近叶柏,一手关掉了叶柏的电脑,一手压在叶柏的臀上,又捏又揉,弄皱了叶柏才换的睡裤。
     “小柏啊,你先唱威风堂堂要是把我唱硬了怎么办?这不是逼着我掉马甲嘛。”曲梧头埋在叶柏颈窝闷声闷气地说。
      就个前奏还能把你唱硬了你是青春期的处男吗掉马就掉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小婊砸偷偷在群里黑我。

     叶柏看他表现斟酌:“不想做。”
     曲梧知道这是有戏的节奏:“来嘛来嘛,不要因为我是朵娇花就怜悯我。”
     叶柏心里一阵恶心,决定最后挣扎一下:“要是对面那俩床的回来了怎么办。”
     曲梧一脸你放宽心:“没事,我给他们定了汉庭的房间。”
    
      叶柏:→_→汉庭……
      曲梧:(。・`ω´・)嗯,他们差不多已经上床了。
      叶柏:#鄙视 那为什么我们不去。
      曲梧:……Σ(°Д°;!(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END
还好刹住了

霸藏短肉

走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408208694139
不太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