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还是番外

        然而事情并不如叶闻西想的那样顺利发展。
        除夕之夜,在守岁期间叶温岚拉着叶闻西说了许多他没见过的东西,比如——雪。
       “温岚在山上不冷吗?你以前早春时吹点风都要抖一阵子吧。”
       “不,有黎道长陪着我就不冷。”
       叶温岚打了个哈欠,脑袋靠在叶闻西肩上,一脸快要睡过去的倦意。
      “困了就睡吧,一会儿我叫你。”
      “不,”叶温岚又动了动将头放在一个最舒适的位置:“往年我都睡过去了,今年应该能撑住。”
     叶闻西拉过披风将叶温岚同自己裹住,这边邻近西湖,冬天时气温总要低些。
      “……随你吧。”
      
      守岁一过,墙外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声格外热闹。
      新的一年,开始了。
      叶温岚达成了一个小目标心情也是兴奋不已,不过这却阻止不了他的身体发出不适的预警。
      “回房间睡……”
      叶闻西刚想拉着叶温岚回去睡觉就被黎妄截胡了。
     “该睡觉了,温岚。”
      黎妄就像当初带走叶温岚时一样,单手就将人抱在怀里,而叶温岚则顺手勾上黎妄的脖子。
      “叶少爷也早点休息。”
      “哥哥晚安。”
      “嗯,你快睡吧……”叶闻西别过头不去看他们离开的方向,将视线挪到天空中:“我再看会儿烟花。”
      这晚,叶闻西在院子里独自坐到最后一簇烟花绽放。
      此后的每一年里,只有除夕时叶闻西才觉得自己是完整的。
     
      随着年岁的增长,叶闻西也微妙地发觉自己有些不对,尤其是在名剑大会邀请函里偷偷赛了一张寄给黎妄这个非人类被回拒后,叶闻西当时就想杀上华山之巅。
      “脸色别这么可怕啊,这一副要赶着送人全家进地府的脸可不适合摆在饭桌上哦。”当年那个灰扑扑的矮子长大了还是老样子,跟一桌的叶闻西和韩淼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他心大不介意。
      “再说一句就滚出去要饭。”叶闻西气愤地啃吃下一块红烧肉。
      “好好好,我闭嘴。”他自觉地塞了满满一口的米饭。
      气氛有些僵硬,他在努力咽下后悄悄的对韩淼说:“果然…是感情问题吧。”
     “也算吧,不太好说。”韩淼也曾替叶闻西向万花医生咨询过这些个心理问题,不过那位医生给出的建议不太实用,远渡重洋看…骨科医生什么的。
     得到答案他一幅了然的表情凑过去搭上叶闻西的肩膀:“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最近在城郊的时候认识了一位云游的大师哦。”
     “每次跟他说话都觉得佛光普照,有什么事去和大师聊聊吧。”

      采纳了建议的叶闻西带着素斋和两位好友就到了城郊的荒庙,这是叶闻西与道辛的第一次见面。
      彼时,他还是个被超出亲情的感情所困惑的少年,而道辛已是红莲岗的据点首领,下扬州来挑一件上手的兵器。
      最后没想到却是顺走了两个人。

tbc
没想到居然能拖这么久还是没磨完_(:з」∠)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