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引路人(藏受的活动)

藏剑—叶绛
明教—埃尔

      1.
       叶绛是被惊醒的。
       从客厅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这个初出江湖的小萌新胆战心惊,或许也有一点兴奋。
       他换上衣服,拿起剑走到客厅外,撅腚猫着腰往里瞅。
       一个穿着异常的人趴在地上没有动静,倒是一旁的花猫在那人颈间拱来拱去,像是要唤醒这个沉睡的人。
       “喵。”
       噢,视线对上了。
       叶绛和那在黑夜中格外明显的绿幽幽的眼睛对上,冒出一身冷汗;不过他不怕,一只猫而已,还没有庄里养到猞猁凶悍。
       叶绛走进看,他身上有火焰一般的纹身,也就穿了一件短…马甲?虽然脸看不清但叶绛已经确定这人是个明教弟子了。
       《师建》有云:明教弟子神出鬼没,一招暗影弥撒令人防不胜防,其有随声携带幼小生物(例如包公黑猫、小可、Q比等)来降低猎物警惕,望周知。
       叶绛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在花猫警惕的眼神下戳了戳他的背,没反应;掐了掐腰,依旧没反应。
       ‘很好!’
        叶绛满心欢喜地跑开丢下昏迷的明教弟子和看智障般眼神的猫。
      “喵。”
   
       2.
        《师建》全称《师兄师姐给萌新的建议及实用手册(全门派通用版)》开元二十七年第十四次再版。
        其中第二十七章的三小节《遇上明教弟子改如何脱生篇》有详细记载了明教招式(隐身—背刺—减疗—GG)一条龙服务。
        末建议:捆绑之。(用极其耻辱的捆法对人造成精神打击)
        附图:【图7—3 】

       3.
       叶绛回到客厅时手里拿着一捆麻绳,脸上带着一点不怀好意的笑。
       他将《师建》摊在地上,旁边点上蜡烛,微弱的烛光刚好能照清附图上的内容。
       嘿嘿嘿……
       按照附图上的内容,叶绛先是绕过那人的脖子,为了防止一不小心勒死了,他还特地放空了一段。顺下绕过胸口将那人两手别到身后绑在一起。
       哇,肌肉好结实。
      “趁人之虚”吃豆腐的叶绛不由感慨这人身材真好,尤其是腹肌,质地均匀纹理清晰,适合红……咳咳。
       麻绳再绕过那人大腿将他两脚绑在一起再后折,多亏他柔韧性达标让叶绛捆得不是那么辛苦,成功地将手和脚绑在了他身后。
      叶绛站起来拍了拍手,看着地上的杰作,虽然与《师建》上的附图略有差异,不过叶绛非常满意自己这第一次业务。
      “那个兄台,捆成这样你满意了吗?”

      4.
      埃尔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担当的明教弟子,他在明教多年学习已然是一个资深信徒,但他并没有同前辈一样走上跟唐家堡抢生意这条路,他选择了——
      ——传教。
      其实这某种意义上是比做杀手更难的一条路。
      圣火昭昭,圣光耀耀。
      凡我弟子,同心同劳。
      怜我世人,飘零……
      “前边的别跑!我带你回局子里传!”
      明尊在上,弟子我现在就很飘零无助啊QAQ
      传教路途艰远险阻,而埃尔此刻即将面临人生污点。
      在他与城管李大爷斗智斗勇了半天后,他成功以年轻的优势逃掉了追捕。
      比起被留在原地大喘气的李大爷,埃尔体力透支在半夜意识模糊地倒在了叶绛暂时租下的房子里。
      实际上当叶绛坐在他身上开始套绳时他就已经醒了;他虽然不是武艺一流的明教弟子,但好歹也是正经出过师且在江湖上游(传)历(教)过的人。区区一个才迈出家门的小鸡崽子根本不足为惧,他只需要……
       冷静!换个温和点的想法。
       叶绛的捆法他其实能轻松挣脱开来,稍一翻身就能将背上的人压在身下,欣赏他惊恐的表情……
       住脑!换个正常点的想法。
      于是他开口了。

     5.
       “那个兄台,捆成这样你满意了吗?”
       叶绛一愣,见埃尔偏过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埃尔,来自明教。”他看了一眼在微弱光线下若隐若现的《师建》:“你应该知道的。”
       “那解释一下吧,”叶绛面对地上这被捆得四肢不能的人笑得底气十足:“大半夜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唉,那还真是……”
       “我真的不是坏人啊……”
      “我无偿给山下村民送了十几年的水啊,那可是咋沙漠啊……”
       埃尔声泪俱下地描述了一个可怜教徒在传教路上四处碰壁还差点被关的悲惨故事。
      “映月湖真的有八九丈吗?”
      “嗯嗯,我曾经下去捞过人的”
      “成都天上真的能站人吗?”
      “嗯嗯,还有人在上边给人画过像呢。”
      “王遗风和谢渊真的有一腿吗?”
      “嗯嗯,他们上周末才……嗯?这种问题不能乱问的!”
      ……
      埃尔用众多故事将自己从那个略羞耻的被捆状态解救出来,虽然还是被捆着,但至少像个可怜的人质,而不是玩什么情趣play玩脱了的样子。
      6.
      叶绛对这些故事十分感兴趣,从前他只能从话本和前辈口中了解这个江湖,并从中拼凑起一个大概的轮廓。
      现在,有一个活的“江湖”就摆在面前,他甚至想从厨房抓碗瓜子来一边听一边嗑。但是埃尔的故事太吸引他了,让他留在这儿继续唠。
       “说来惭愧,我这是饿晕了倒在你家的。”
       埃尔有些羞涩地将自己的来历告诉叶绛,也是看他好说话;像埃尔这样处于弱势的有猫人士最容易博得叶绛这类涉世未深的人的好感。
      “那,那你还饿吗?”叶绛这问题问到了重点。
     “……饿。”咕咕——
     花猫扒在埃尔胸口发出了喵喵的叫声,翻身亮出了柔软的肚皮。看得叶绛十分羡慕,毕竟庄里的大猫虽然撸起来手感也是一级棒,但它们宅啊,就没一只愿意出来溜圈减肥的,而且他也有些时日没摸到毛茸茸了,手痒。
     “那去厨房吧,那里还有些吃食。”
     叶绛解开了埃尔捆住脚的绳子,将他带到了厨房。
     
      7.
     叶绛不是个会下厨的主,他对于厨房的最大发挥就是炒鸡蛋,还是可能会吃出一点破碎蛋壳的那种炒鸡蛋。
     “来,啊——”叶绛夹起一块蛋花送到埃尔嘴边,在他快要吃到时立马撤走。
      “……”明尊在上,我不和小孩计较。
     一连逗了埃尔几次,叶绛觉得差不多了怎料埃尔突然靠近将自己困在了灶台间。
      “诶…等会……”埃尔越靠越近,吓得叶绛闭上了眼。
      直到耳边传来咀嚼的声音,还有咬碎蛋壳的响声。
      “……抱歉,是我过分了,马上给你解开。”
      叶绛环过埃尔背后,盲目地撤弄着绳子,这有些越拉越紧的架势。
      埃尔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挣扎几下就将双手解放开来。一手撑住灶台,一手拿过筷子将盘子里剩下的蛋花吃完。
      “解,解开了。”叶绛也察觉自己的行为太过幼稚,就着这被埃尔困住的姿势撇过头不让他看见自己发红的脸。
       埃尔吃完了这卖相和味道都略糟糕的蛋,招呼叶绛坐下来好好谈谈。
       “叶少侠,江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风餐露宿也是常有的事。”从那盘蛋里,埃尔大概知道了叶绛的自理能力,可能在真正进入江湖前就能把自己折腾废。
        ……
        “所以,向导了解一下。”
        “可以吗?以,以后带着我。”他坐得有些拘谨。
        “当然了,一个人的旅程未免有些太无聊了。我想带上你会很有趣。”
       “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叶绛激动得连目的地都忽略了。
       “就明天!”
       因为,明天再不出城,埃尔就真的很有可能在天策府大牢里传教了。
 
       8.
        在晨光初现时,叶绛收好了最后一件必须品——《师建》。
        粗略一翻二十五章到二十九章的涉及明教的部分全部都被埃尔那只花猫抓烂了。
       不过,他还是将它好好放进包裹里。
        “走了。”
        “嗯!”
      
        叶绛在埃尔的身边,真正意义上地看见了江湖。
      
        —end—

——————————
有几点我觉得都懂但还是说一下_(:з」∠)_
1.包公黑猫—美少女战士的露娜;小可—魔卡少女樱;Q比—小圆。这三算比较突出的吉祥物。
2.叶绛还是有些小孩心性,在(自认为的)优势时会自大,在劣势时会略怂。
3.埃尔的职业—虽然是传教但是还包括要清理叛逃异教徒的工作,可参照月球设定的代行者(比如说麻婆)。所以天策府抓的不是“传教的人”抓得是正在传教的“有案底的埃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