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十

我错了,这章并没有结束掉_(:з」∠)_

====

         一支利箭突然刺中伊娜后背,她想马上暗影却发现自己无法运功,不过除了这支追命箭外,再没有其他攻击。
        “伊娜!”叶闻西见她受伤,扑过来挡在她面前。
       “原来是你。”
       从灌木丛中,唐单慢慢现身。手里的弓弩正对着他。
       “留你一条命,替我给我那天才师兄带句话吧。”
      说完,他便利用事先预留的机关闪现到了伊娜面前。
      “你对她做了什么?”叶闻西抱着混过去的伊娜质问唐单。
      “……啧,”唐单对他的嫌弃之意十分明显:“你乖乖跟我走,她还有命活。”
      “……好。”
      自他醒来,一直都是一个人质,一个积极配合的人质。

     红姊的行动出乎意料,他这两剑可以说是要了道辛的命。
     “义…义父,我…不是……”
     还不仅如此,他抽出剑,转头就是一个剑破打到后方治疗们身上,同他站的最近的人也被帝骖定住。
     这种现场反水的情况令人震惊,但李斐易反应极快,他瞬间了解了结束战场的最佳时机——在对方指挥阵亡的时候。
     “杀进去,留几个活口!”
     以及——
     “韩淼!滚出来!”
     红姊停在了原地,他只能看着敌人踏过自己义父的尸体,斩杀自己带来的援兵,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扔下了双剑。
     “呵。”
     韩淼现身在一旁的山岩上,他还是那个样子,脸上带着一贯的温和神色:“在他决定来这里的时候就必死无疑;红姊小弟,只不过他并非必定死于你手。”
      “为什么!你不是我们的——”红姊对这个毫无疑问是恶人卧底的人产生了怀疑,但道辛在谷内树敌颇多,这很有可能也是借刀杀人。
      “我容不下他,而你——”韩淼轻笑,眼底透着一丝苦涩的爱念:“闻西他,厌恶你的存在。”
       “你活着,他会膈应。”
       “你死了,他会心痛。”
       “不可能!我跟他关系那么…好,他怎么会……”红姊黯然。
       韩淼欺负了后辈心情非常好:“怎么不会?这一切皆是预料之内,我控制你除掉道辛可是在他默许之下。”
       红姊被这消息震得凝固在这,哪怕是韩淼平沙落雁的控制早已解除,他还是一脸失神,跪坐在地上,旁边道辛的血液流过他指缝也没反应。
       此刻,陆烨朝圣言将韩淼拽了过来,但却虚影一闪不见了。
      “他本体离不远的,快找。”
      李斐易看这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和一个仿佛死去的少年。
      毕竟还是个孩子,叶闻西怎么会是那么……那么狠心的人?
      李斐易无法将这种猜想联想到那个趴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说话的人;但这并不是无法接受,毕竟那可是…一个恶人啊。

     
      唐单领着他走到江边,那里有人在等他们了。
      有两船停在水边,一艘是从水贼手里抢来的船,一艘是小画舫。
      岸边那人他眼熟地不行。
      “阿妄啊……”
      在他梦里,黎妄背他淌过冰凉刺骨的溪水,牵他走过处处相似的银竹林,陪他一起在被阳光镀上金的雪地里醒来……
      或许不是梦里,是记忆里有过的美好在一点点复苏起来。
     “你们走吧,这里就快不安全了。”船里一个声音催促他们赶快离开。
     这声音是他熟悉的冷清,像一条在冰冻湖面上逐渐裂开的细缝。
     渐渐,更多的记忆像碎冰,一方一块地散碎着,他被这些记忆冲击得无力再将它们拼接完整,只由黎妄牵起他走上画舫,被黎妄用披风裹住抱进怀里。
     他有点魔怔地别过头看向那声音的位置,想要过去说些什么,却被黎妄一把摁回怀里:“江上风大,别又吹了些风就发热了。”
     “我们马上就回去了。”
     “还想去看海吗?”
     “要不陪你回家看看?”
     “之前你说的三生树要去吗?”
      黎妄想要转移他注意,絮絮叨叨在他耳边念了一堆。
     他窝进黎妄怀里,头搭在黎妄肩上看着越来越小的船。
     许久才喃喃出了一个字。
     “哥……”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