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九

        “道辛他们应该到南屏山了,我们也快走吧,到时候要是截不下人你我就很难有下次机会了。”
        黎妄看他换下渗血的绷带,零零碎碎的伤口布满全身:“你到底在计划什么?”
       他换上药套起层层衣服,用姑娘家的脂粉掩盖自己脸上的伤口:“是我对不住他,一时兴起将他牵扯进来。”
       “我…没有取得他原谅的资格”
       “不会再有下次了。”
      

       正如李斐易他们所料,果然道辛带着人从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奇袭到了浩气盟内,所幸的是叶闻西已经被转移到了南屏山,刚好能和道辛的路线错过。
       不过重点嫌疑犯韩淼在这时偏偏找不到人,基本可以坐实卧底这个身份了,虽然还是没查清他是怎么传递情报的。
       当然,道辛率领的恶人们可不会留给他们找人的时间。
       “伊娜!你去把陆烨换过来!要是韩淼接近叶闻西,就杀了他。”
       不同于双修的陆烨,伊娜是一个坚强的万年焚影,即使被众多团长婉拒,但她也没有放弃在焚影这条路上自由奔跑。
       什么明尊?朝圣言什么的能吃吗?我不管,我暗影弥撒了谁也别来烦我!哼(ノ=Д=)ノ┻━┻
      但是,有这么一句话从无数前辈口中说出,语气真诚态度诚恳,带有无限的祈求之意:“明教切T!脱战切T!”攻防可以有鲸鱼但注定没有没有焚影。
      “你们撑住啊!我马上就去找他!”
      伊娜找到二人时,他俩还慢悠悠地在马车上下棋,五子棋。
       “诶,中场换人让我来!”伊娜挤开陆烨将李斐易的吩咐转达给陆烨,后者领命消失。
       “小伊娜,陆烨怎么走了?”叶闻西分好棋子,将白子推到伊娜面前。
       “没什么,”伊娜执起一枚,随便点到棋盘上:“他那只球球把李大狗的书房弄乱了,请家长咯。”
      “哈哈,但球球挺温顺的啊,平时也总房梁上趴着睡觉啊。”
      “可能春天到了吧,难免躁动了些。”
      “看!五颗连成了!”
      “咦!居然靠语言来转移我注意了吗?你好卑鄙哦。”
      “哈,这叫战术,小伊娜你要多学学。”
      “我才不要呢!”

      李斐易与道辛的正面战场交锋激烈,双方僵持不下,但这毕竟是浩气盟的主战场,有地势优势在,恶人们逐渐处于下风。
      “束手就情吧,恶狗!”
      “白日做梦!就算你们把他埋到地底下我也找得到!”
      道辛带着人绕漓水河岸打了一次伏击,不过李斐易也没中招,只是有一两个不听指挥的重伤倒地不起。
      道辛深知次役不可脱长,尤其是他们在人数上的劣势经不起消耗,而且……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这些俘虏没一个知道叶闻西被关在哪里。
      突然,红姊带着人从天而降逆转了局势。
      “义父!”
      “红姊!我不是让你留在昆仑吗?”
      道辛对于红姊的出现既惊喜又愤怒,不过这混战的情况也不允许他教训红姊如何听话。
     
      红姊一行人追得很急,当和道辛等汇合时,他才发现唐单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那个脆皮半身PVE的家伙跑哪去了?!
     “义父,唐单那——”
     红姊那对双剑之一从背后刺进道辛身体里。
     为了确保道辛的心脏没有长偏,另一柄长剑也捅进来了。
     血液将红色袈裟染得更深。
     “红姊…你——”

=====
      应该还有一章就完了_(-ω-`_)⌒)_

评论(1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