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干死你个小恶魔 肆

       杨默默默吃面,叶阮默默吃面,戚原一边看小黄本一边吃面。
       “这个姿势…啧啧…你们昨晚玩得挺高端的啊。”
       “哥,原哥,差不多了啊。”大佬我快给你跪下了!求闭嘴!
       “我吃饱了。”叶阮放下碗,黑着一张脸缩回沙发。
       杨默将洗碗的工作推给戚原后回到客厅,打算跟叶阮好好沟通一下。
      
      “小阮,昨晚对不起,真的…不是我本意。”杨默是真想好好道歉,却没想到叶阮倒是一点就炸。
      “本意?!”叶阮蹭的一下将杨默扑倒在沙发上,跨坐在他腰上揪着他的衣领:“杨默,杨老师,你就一点都感觉都没有?”
      杨默很想解释,但眼前的画面一不小心又和昨晚的绮丽记忆重合了。
      “我……我是有的,但那时我们都和醉了…我对不住你。”是的,喝醉了,哪怕在等待的冷风中半小时,只要叶阮靠过来,轻献上一个吻,那就比几瓶二锅头都管用。
      “我会补偿你的,只要你提出来,我都会满足你。”
      “杨默,杨默,杨默杨默……”叶阮一连叫了好几次杨默的名字:“满意了吗?你的需求我也可以满足你。”
      杨默听着真想捂脸。这是昨晚的时候杨默让叶阮叫他名字,但叶阮这个恶趣味就想玩点情趣,一直只叫“杨老师”,弄得他臊得不行。
      “承认喜欢我就这么困难吗?”叶阮弯下身越压越近,颇有逼问的意思。
     “我……”

    还在纠结的杨默一开口就被客厅座机的铃声打断了。
     叶阮收回那副黑面鬼表情,深呼吸一口,去接电话。
     “喂,诶!软软你今天怎么还不来啊,打你手机也不接。”电话那头是带着一丝变声期沙哑的爽朗少年音。期间还穿插了一个少女的声音:“哪来那么多废话,告诉他今天是那老阎王值班,已经被记上黑名单了。”
      杨默知道这少年少女是谁——叶阮的狐朋狗友。
      狐朋——楚伊;杨默对这女孩十分印象深刻,曾在少年宫带班的时候,楼下就是跆拳道班,她在一挑三,而本人却又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狗友——李自靖;传说中的军三代,脸皮极厚,有一个大他八岁的恋人。杨默本来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但架不住叶阮的闲聊中总脱离不了李自靖的恋情。(绝对是暗示!)
     
      “啧,我去上学。”叶阮跌跌撞撞地往卧室走,倒是杨默冲过来扶住他,而此时拴着围裙的戚原擦着盘子站在门口说:“我会给你班主任请假的。”
      突然想到什么都的戚原表情十分欠揍:“等会需要我给你上药吗,软软?”
      叶阮脚下一个踉跄,还好杨默反应够快,否则就真的摔下去了。
     “滚出我家!”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