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干死你个小恶魔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里。
     杨默正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从他无忧无虑的童年,经历难熬的高考,到青春自由的大学,和朋友一起组社团玩音乐,泡妞,被泡……直到现在他躺在一个属于高中生的床上。就枕头下能翻出一本代购的11区成人漫画。
       ‘杨默…自首吧。’
       臂弯里的少年头一直枕在杨默肩上手臂还环着他,平缓的呼吸证明他还处于深度睡眠,同时也刺激着杨默的理智。

       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状况啊?
       大学即将毕业的他暂时找到了一份家教工作,是他正在怀孕安胎待产的导师介绍的——教一个高四学生学钢琴。
       于是他长久以来的社团活动和周常副本就这么远离他了。
       “小默啊,你只需要再教个大半年就可以了,那份钱老师不会吞了的,放心上吧。”
        当时还在纳闷自己导师明明才怀上个月不到怎么会放弃如此好的捞钱机会,要知道那学费看着就让人特别心动。直到杨默见到自己的第一个学生——叶阮
       ‘一点都不软!’这就是个小恶魔。只不过这小恶魔明贼好,爹妈有钱哥哥靠谱,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命。
        ‘要我的命啊。’杨默这样悲哀的想。
      
      昨日农历X月X日,忌下葬、搬家、动土,宜入学、婚嫁!婚嫁!鉴于全世界的算命先生都用同一本黄历算命,于是乎杨默在一天之内赶了三家婚礼分别是:远亲表姐家、撤学的高中同学、自己的搅基场55队友和她的绑定奶。
      当然,叶老板也很愉快地同意了他将下午的课改在晚上的请求。
      “杨老师时间您自己定,只不过我今天下午就要离家几天,还请你多照顾我那弟弟。”
       虽说是照顾叶阮,但当杨默到叶阮家门口时才得知叶阮和他的狐朋狗友一起出去浪了,于是他就守着秋风醒醒酒等。
      把半醉的叶阮拉进房间梳洗,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杨默一回忆起就头疼,打算去抽根烟,正准备起身却没想到把叶阮也“拉”了起来。
        ‘对了,我的play boy黑绿领带还绑在他手上。’捂脸。
       把领带解开,将叶阮两晾在外面的手塞进被窝里,杨默克制自己不要在回忆他胸前的痕迹是怎么来的。
       ‘禽兽啊!’
        最后看了一眼正酣睡的叶阮,杨默走出房间。
        不,不是畏罪潜逃,只是去做个早饭而已。

       正当他走到客厅时,“咔嗒”——
       伴随钥匙转动的声音——
       ——门开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