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朋友,你知道花吐症吗?

       又到了初春时,今年的藏剑山庄比往年要热闹一些,叶琦菲小姐归家,同行的还有九天之一的变天君那位享有“大唐好女婿”美誉的源明雅。
      
      大师兄大师姐们都在演武完后告诉师弟师妹们如何预防春季流行性感冒。
      叶霏肆依在阁楼的栏杆上看大师兄跟矮子们上茶。
      说来奇怪,最近叶霏肆偶尔莫名地感到胸闷,全身上下的经脉就像被几团棉花堵着一般,能通气就是堵。
      看过的大夫们都一致认为是受了风寒,只是一点小感冒吃几服药就能好。但叶霏肆不这么想。
     他好歹也是活跃在昆仑的阵营小斗士,平时穿着秦风在冰雪中和敌手们你来我往也没见有什么问题,怎么偏偏过年回家一次就感冒了呢?
      对自己身体素质十分自信的叶霏肆还是觉得自己回老家生病是一件不科学的事。
      不科学得就像自己的性取向莫名其妙的弯掉了一样。
     明明以前都是围着小姐姐们打转结果现在像只刚破壳的幼崽一样跟在那个万花弟子——沈逸身后一样。
     “哦,雏鸟情节。”(并不是)知心姐姐秀娘吸了一口烟,淡淡道。
     去他大爷的雏鸟情节。

     一想到沈逸叶霏肆又觉得胸闷堵得慌还蓝瘦香菇,就像……
     “师弟你怎么了?小脸白的跟你嫂子当年怀孕一样。”
     听到这话叶霏肆脸又由白转黑。他嘴笨,又碍于同门不好直接发鸡瘟,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这脸色真差,要不要去看看大夫?我记得你有个要好的万花朋友吧。”
    !!!叶霏肆不由得想起沈逸的警告。
    “没事,只是…只是昨天吃油腻了,有些不适应。”
    没错一定是吃坏肚子了!都怪姐夫偏要带火锅底料过来!

     直到三天后,叶霏肆无法再也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所谓的科学了。
    因为——当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时,叶霏肆从口中吐出了几朵碎花。
     是三色堇。
     登时叶霏肆骑上马就奔着万花的方向去了,全然不管沈逸的警告。

     沈逸很忙,说准确点——万花谷很忙,特别是春秋季节,忙的人仰马翻。
      #今年的流行性感冒是往年以来最强的#
     求医的长龙能从花圣的小院一直排到长安。正因为如此,沈逸才勒令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叶霏肆过完年直接在戈壁汇合不用特意到万花来接他。至少初春时期,万花谷进不来也出不去。

     写完药方的沈逸一抬头就看见了叶霏肆大轻功甩到他面前,落地时一个没站稳就扑在了他身上。
     沈逸很想对叶霏肆发火(说了不要来,不知道最近师姐师妹很喜欢你这款吗?!),但看到他一脸难受,还死死捂住嘴的模样——就像中了那啥不和谐的药,沈逸镇定一下把上脉。
     虽然不太像中了那啥不和谐的药但脉象却有些诡异,初诊无果的沈逸架起叶霏肆嘱咐了同门几句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住所,沈逸将叶霏肆扶到桌边坐下,连忙去取柜子里的药箱,一转身却看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惊得他手里的药箱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叶霏肆趴在桌上指缝中夹着花瓣,而叶霏肆的唇边还有一朵。
     沈逸还真没想过他有生之年还真的能遇到过这种病。现在有一个活的病例在眼前,还是自己的好友;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好(基)友。
     也不管地上的药箱,沈逸走过去轻抚他的背,安慰道:“叶子你镇静一点,我在呢。”
     叶霏肆听着沈逸这语气总感觉有哪里不对:“阿逸,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听到这话,沈逸连忙答道:“不,不是。这个病不致命,只…只是有些麻烦。”
     “什?唔——”一张口就有花朵从口中溢出,叶霏肆只好捂住嘴。
    
     “这个病叫花吐症,我曾听去过日轮山城师兄说过;这算是寇岛特有的一种病症。”沈逸顿了一下继续:“可能是季风刮过去的,源明雅先生应该对这个病了解得多一些。”
     天策府死了那么多那师兄师姐们岂不是???
      “只不过还是和体质有关吧。”
     “当然,听说今年源明雅先生陪变天君去藏剑山庄过年,也有可能是源明雅先生带过去的。”
      额…当初多多结婚我就不该投赞成票啊!!!
      “这病_有解吗?”动不动就吐花,心好累。
     “有,这只是思恋成疾的一种表现模式而已,只需要和心上人接吻就可以了。”
     “……啥…?”叶霏肆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和心上人接吻即可。”沈逸见叶霏肆表情纠结,五官都快拧到一块去了,于是又添了一把火:“还是早点解决比较好,万一有P2阶段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大脑里无限被“接吻”俩字刷屏的叶霏肆已经听不到其他话了。
      “先制定一下路线吧,先去纯阳宫然后南疆绕一圈,最后北上昆仑时顺便去明教看看。等戈壁处理完就可以从五台山那条路线走,霸刀苍云天策都能碰上。”
      “…我……”
     “叶子,想开点,节操没有自己身体重要。不就是接吻狂魔吗,把敢说闲话的人揍一顿就是。”
     “……”才不是这个问题!我喜欢的是你才不要和别人玩亲亲(メ`[]´)/
   
      “你先等等,我去收拾一下。早点启程吧。”
      就沈逸转身的一瞬间,叶霏肆一把拉过他。
      随即——两唇重合。
      马上,叶霏肆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胸闷蓝瘦吐花纠结等一切都好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能转108个风车。啊,粉红泡泡冒起来了~
      当两人分开后,叶霏肆闭上眼睛等着沈逸一巴掌扇过来。叶霏肆觉得人真是一种贪心的生物,以前只能碰手的时候就想亲上,现在亲上了就想上床了 。
     等了许久,沈逸也没反应叶霏肆小心翼翼地睁开了半边眼睛。他发现沈逸没有生气没有恼怒却笑得十分温和。
    “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