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团队][风车团扛把子]风车走你——
      [团队][曲腿腿]相公公~蝶旋~
      [团队][曲腿腿]相公公~冰蚕~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军爷看我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风没虎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虎没风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发发大魔王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五十六个鸽萝
      [帮会][风车团扛把子]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打奶使我快乐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军爷看我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风没虎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开虎没风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发发大魔王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五十六个鸽萝
      [帮会][曲腿腿]曲腿腿协助风车团扛把子击杀了打奶使我快乐
    
     当云瑜溪加入团队后立马被各种喊话刷屏就知道帮里那对定时发狗粮的小情缘又开始在黑戈壁骚扰恶人了。
     同盟频道里并没有谁的被击杀喊话,‘唉,有情缘真好!’云瑜溪回想了自己的基三生涯,不由得叹气。
     从头到脚一身豪华海景房红莲马具霸红尘的秀秀在冰天雪地的昆仑一顿,随即就被突然冲出来的丐帮一顿敦敦敦敦。
    看着团队频道里云瑜溪的血条突然下降曲腿腿想着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敢去截云瑜溪的碎银,但还是象征性的关怀了一下对方。
     [团队][曲腿腿]小云云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最后云瑜溪的血条停在了三分之二。
     [帮会][云瑜溪]云瑜溪扒掉了笑笑@XXXX的胖次
     [团队][云瑜溪]没事,有个刚转服过来的丐       
     是的冰心·食物链顶端··抠脚能溜半个团·云瑜溪曾经的第四阵营搞事头头即使退位了但手底下还有一队喵喵们,不虚。
    
      由于晚上有帮会成立两周年的歌会,云瑜溪悄悄挂上yy,果然不出所料——作为半个咸鱼管理的曲腿腿正和风车团扛把子挂在大厅里闲聊。
      ‘很好,本子素材有了!’其实最近她想写《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这种类型的雷文去恶心那个一直在微博上和自己掐cp的家伙。
      整个yy里一直是曲腿腿不停的嘴炮,而风车团扛把子也只有偶尔应付一两声,云瑜溪回想了一下俩人以往的相处模式不由得感叹一声——渣贱!
      云瑜溪觉得曲腿腿那都好就是声音听起来太作,按理说是最讨人喜欢的那种软妹音,但就是撒娇时太让人起鸡皮疙瘩。
     虽然他们是情缘( ̄ ‘i  ̄;) ,但很显然风车团扛把子不吃这款,不过还是有人爱好的。

      那是一个三年老紫霞。曾经的风车团扛把子还有一个恶习——日常对自己的情缘开嘲讽。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可能是情缘之间无伤大雅的小情趣,不过紫霞道长不这么认为,对女孩子说些过分的话是教养的问题。
     某次55,由于曲腿腿的蜜汁手抖将加大点到了正在缴械军爷的喵姐身上,然而喵姐刚好幻光步闪到了群范围外,于是黄金脆皮白斩鸡扑街——
     还差一招就能KO奶妈的被两个个战八方的军爷KO了,这让风车团扛把子十分火大。接着口不择言第一次说了些过分的话,随即yy里传来紫霞道长沉稳的声音:“既然这样,那把她让给我啊。”
     后来原本约好的55一下午变成了插旗一下午。气到发挥失常的风车团扛把子也喝茶了一下午。
     “情缘缘,我们聊一聊。”曲腿腿一改撒娇的腔调,听得出来多少有些失落。
      俩人退了游戏下了yy,留下一干期待818的吃瓜队友。
     自此之后俩人(风车团扛把子单方面)的相处模式正常了许多,帮会虽然失去了一次围观818的机会但却给紫霞道长送了面妇联锦旗(紫霞:一点都不想要好嘛。)。

     “诶诶诶!相公公,歌单里有威风堂堂诶!”     曲腿腿再仔细检查了一边帮主发来的单子:“相公公你变了,你居然都会唱小黄曲了嘤嘤嘤!”
      听到这云瑜溪会心一笑:我建议的!
    “啧…难道不是为了服务你们吗,再说又不是我独唱。”
     “不要他们听,相公公唱威风堂堂只能我听๑•́₃•̀”
     “安静闭嘴好好打战场成不成!”
     云瑜溪:啊,又发火了。
     “我不管我不管,威风堂堂相公公只能唱给我听,再说马上我就要来千里……”
      “你是一百零八只妖蛾子吗?!”
      云瑜溪觉得虽然听话唠说话挺烦的,但曲腿腿这种撒娇方式不至于烦啊可能是风车团扛把子太天凉王破了天凉王破这种都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的……等等我是不是听到了千里送?
     
      当然,风车团扛把子—叶柏是不知道云瑜溪对渣贱CP萌点的纠结,而云瑜溪也不知道叶柏烦曲腿腿不止是烦,而是烦的二次方。
     叶柏趴在宿舍床上,笔记本就搁在枕头上耳机里有娇柔的萝莉音,同样的台词在头顶同步出现,不过是大老爷们捏着嗓子说话。
      曲腿腿—曲梧一个利落的翻身从上铺跳下来,坐在叶柏大腿上。
     “相公公,我来千里送了,快不快?”曲梧现在倒是没有再用那种娇嗓说话。
     哪门子千里送,三米都没有好伐!叶柏在心里腹诽。摘下耳机打算跟曲梧面对面说话,但大腿又被压着只好用脚跟敲打曲梧的背:“起开。”
      曲梧慢慢靠近叶柏,一手关掉了叶柏的电脑,一手压在叶柏的臀上,又捏又揉,弄皱了叶柏才换的睡裤。
     “小柏啊,你先唱威风堂堂要是把我唱硬了怎么办?这不是逼着我掉马甲嘛。”曲梧头埋在叶柏颈窝闷声闷气地说。
      就个前奏还能把你唱硬了你是青春期的处男吗掉马就掉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小婊砸偷偷在群里黑我。

     叶柏看他表现斟酌:“不想做。”
     曲梧知道这是有戏的节奏:“来嘛来嘛,不要因为我是朵娇花就怜悯我。”
     叶柏心里一阵恶心,决定最后挣扎一下:“要是对面那俩床的回来了怎么办。”
     曲梧一脸你放宽心:“没事,我给他们定了汉庭的房间。”
    
      叶柏:→_→汉庭……
      曲梧:(。・`ω´・)嗯,他们差不多已经上床了。
      叶柏:#鄙视 那为什么我们不去。
      曲梧:……Σ(°Д°;!(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END
还好刹住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