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他之思(壹)

       昆仑,小遥峰。

      当叶南夕醒来时,屋子里的俩人抓狂了。
      
       “失忆?啷个会失忆?”一身黑蓝色的唐门狠狠地拍着桌子。
       “老娘这么知道?能救回来已经万幸了好伐!”一边的秀秀手冒青筋捏着小镜子观察自己的黑眼圈,瞟了叶南夕一眼嘟囔道:“又没伤到脑子……”

        雪花飘飘洒洒,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落在叶南夕指尖。
       随即,漫天飞雪。
       “哇!”叶南夕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如此大的雪的记忆。
       就如同曾听说过的形容一样。
       冰凉,松软,一踩一个深坑。
    
        跟在叶南夕身后不远处的马车上,唐锐面无表情,眼神无光地驾驶马车。
      “唐八锅,眼神收收”披着雪白狐裘的秀娘一边修指甲一边说:“很奇怪吗?南夕以前就这样啊。”
      ‘以前逗楞额(就这样)?!’唐单看了看跑在前边特别欢快的叶南夕,努力把他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位煞神画上等线。
    
      ‘不,完全办不到。‘

      叶南夕,作为日月崖的吉祥物一直活跃在敌我双方的视线中。
      之所以称为吉祥物,是因为有他在的战场少有败绩;同时,也是无论浩气还是恶人见了要绕道走的煞神。
     
       “南夕南夕,雪要下大了,快回来。”柳月卿向叶南夕招招手。
       唐单就看着他那大马尾随着奔跑左摇右晃,脸上仍是欢喜的神色。
       ‘不好!感jio(感觉)要瞎!’在唐门的记忆中跟着叶南夕一起冲过来的从来不是那如鸦般的黑发而是金光闪闪的太阿。
      不理会一旁面色如锅底的唐锐,柳月卿拍散叶南夕身上的雪然后把他裹在裁火莲里叮嘱道:“南夕,等会过了昆仑到了恶人谷记着一定不要多说话,拿出你以前中二得蔑视天下的气势。”
     “欸,好。”

     进了恶人谷后,柳月卿和唐锐发现恶人们的神情都不大对。
     那一种震惊又突然了然的神情,然后退避三舍,为三人留出了一条大道。
     尽头处站着一位男子,柳月卿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拔剑。
     ‘艹!郭峰这个狗比!’
     郭峰倒是十分随意地走到三人面前,仔细看了看叶南夕,随即哈哈大笑,说到:“看到叶总司还好好站在这儿我就放心了,就知道那帮耗子的话不能信。”
     ???
     郭峰见三人一脸懵逼,捏了把柳月卿的小手说:“浩气那边传来消息,说在不空关擒获了受伤的叶总司。”
     纳尼?!

     与此同时_武王城

     秦开将那人压在地上。
     周围五人默不作声的看着那虽然被压在地上却面无惧色的人。
     “不愧是叶总司,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这样镇定的态度。”
     而地上那人长着和叶南夕一样的面容,只是不同于叶南夕以往那样嚣张的表情。


新脑洞,算是all藏吧,不过不是同一只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