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求婚的正确方式

其实题目和正文没有太大关系。
姊妹篇
已有道剑苍藏毒藏
这次是琴剑。
以上。



      “呵。”叶北荀看着手中的几封信轻笑一声。慢慢将龙井茶送到嘴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野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叶野被“困”于雁门关这件事情叶北荀觉得他能哈哈上几个月,能哈到叶野把那苍云小哥的种生下来。
      所谓损友,不过如此。

      “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开心?”一旁的琴师停下手中的事发问,毕竟他很少看见友人有如此高兴却又丝毫不显露的情绪。
       多半和叶野有关。
       “小野他暂时被困在雁门关回不来了。”
       ……果然如此。
      “大概会冻得瑟瑟发抖蜷成一团嘤嘤嘤地吸鼻涕吧。”叶北荀觉得这画面太美好了,美好得他能一口气来五碗饭。
    
      杨之戚心里略有不爽,叶北荀的注意力总是无法放在自己身上让他感到很不平衡。
      这种心情大概来源于他们相识的那一次云湖战场。
     
      十人对十人,杨之戚就看着对面,十二门派就少了俩,长歌和天策;自己这边,五个莫问,俩田螺半个DPS两个半奶(明尊)。。。
      这醉人的配置。。
      然而还没开打,自己这方就内战了。
      莫问的内战。

      “放开那只鸡让我先上!”
      “闪开!我平沙已经读条了!”
     “把风车留给我!”
     “……”
     看着平时温婉的师妹一脸放光地想要扑过去对那边的二少prprprprhshshshs心里就十分不舒服。
       师妹,别忘了你是个远程。
    
       最后自己成功地捡到了平沙他的机会。
       “转完这波风车?”
      “……我会努力让你多活一阵。”
     “……感激不尽。”

      后来就像俗不可耐的结婚誓词一样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就差结婚了。
       杨之戚,虽然拜入诗仙门下但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脸皮巨薄教科书式的闷骚以及隐性病娇患者。
      看着叶北荀那贴着杯沿的淡色嘴唇,杨之戚心里不由得绷紧,一团火兵分两路烧得旺。
      杨之戚默默下定决心。
     还是平沙他对我求婚好了。


      叶北荀:Excuse 叽?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