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怕冷就到我怀里来

      之前鸡小萌那篇的姐妹篇,大概同样的姊妹篇还有两篇的样子。这次是苍藏哦!
     标题是爹的心声,只不过还有下半句:“让我冻着是几个意思???”


       最后一个日常,乘船游湖。风拂过湖面,吹起了叶野的金色发带。
      叶野很方,他现在一想起了三庄主的口谕(?)就忍不住地想唱出来【西湖的水~我的泪啊~】。

     
      “什么叫我很闲?比起叶北荀那个整天跑隔壁喝茶听小曲儿的家伙我已经很忙了好吗!”
      叶野努力回想一下自己的日常,挖矿采冰擦雕像,然后上午陪大庄主抱剑观花下午继续抱剑观花晚上还是……
       ‘不重要!是美人就该抱剑观花!’天生长了一张好脸蛋的就是这么自信!

       如果不是这单子生意,或许叶野一直会是那个重剑不会轻剑不使门面担当兼吉祥物的菜鸡,根本不会知道苍爹、大魔王、唐の坚壁是什么。
      据三庄主说,现在雁门关的苍云军能名声鹊起是因为九天开了个会;经一位名叫GWW的神秘人物的举荐,于是中央马上就批了钱。
      叶野也估计这批的钱不是一般的多;要知道订单里还有好几把大橙武。

      雁门关,一个比华山还要冷的地方。

       就在前段时间,已经定居纯阳的师弟回家过了一次中秋。师兄弟许久不见,于是就秉烛夜谈了一晚上。其实也并没有一晚上,二更后叶朝歌就被一脸煞气的纯阳弟子抱走了。
      “师兄你知道冷是怎样一种感受吗?”
      不,我不想知道。不过看着性格渐渐开朗的师弟对想要分享自己经历的雀跃心情,叶野是不太好泼冷水的。
      “冷,那是一种伴随着呼吸的痛。”
      听起来就是一个持续性的伤害buff啊?
      “还有啊师兄,你别看烨冷哥这么冷冰冰的一个人,抱着超暖和的,周围空气都是暖的!”
       师弟你是不是哪里变了?还周围空气!叶野听到这里,心理突然一阵梗。

       这是怎样一种感受?
       猝不及防被强塞一嘴狗粮不得不下咽的感受。
        叶朝歌却是笑得十分开心,全身都散发出幸福两个字。

       最后叶野确是将叶朝歌那句“冷,那是一种伴随着呼吸的痛”给忽略了。他以为这句话只是叶朝歌为了让他毫无防备吃下这记狗粮而放出的烟雾弹。

      
       长途月余后穿着儒风套的叶野站在了雁门关的门口。
       燕阙的队伍其实应该在三天前和叶野的大部队碰头的,因为在这个地方若是在风雪中迷了路,就很难再找回来了。燕阙没想到还是错过了,更没想到的是叶野在大雪中找到了路。(叶野:我又不是叶⑨那个路痴!)
        从后面追上来的燕阙看见了前方队伍中领头的那个人;背影勾人,后腰尤其曼妙,长马尾被融雪浸湿,身形已是有些稳不住。
       抱了一件厚实的披风朝叶野追了过去。
       走进一看才发现是男的,不过在叶野脚下一个踩滑时将人一把揽过,将披风盖在其身上。
       燕阙的手一直放在叶野腰以下臀以上的模糊界限那儿。旁人看起来许是没那么暧昧,却也值得深思。

      待一切交接事宜处理好后,叶野洗完澡散着发窝在客室就不出来了,屋内烧着碳火,将叶野熏得有些脸红。
      燕阙端着一碗姜汤推门而入。
      “你怎么不敲门啊?!”叶·矫情逼·野看着燕阙推门而入,带进一阵冷风。
       “抱歉,习惯了。”毕竟在军中没那么多规矩。
     “算了。”叶野结果燕阙手里的姜汤小口小口地喝着。那模样让燕阙想起了鼎鼎小时候喝奶的样子。
 
      “……你怕冷吗?”叶野十分严肃地问出这个问题。
      “不怕啊,怎么?”燕阙发现叶野一直盯着自己看。
     “没事,问一句而已。”
      燕阙这时穿的挺少的,也就一两层,还能隐隐约约看出他完美的胸肌腹肌肱二头肌。燕阙以为叶野是被自己的身材迷住了,然而他还是图样图森破。

      深夜,当燕阙处理完其他事务后已是深夜,回到自己房间时发现床上全空,连枕头都没留下。
      据师弟的回忆是叶野摸到燕阙的房间把被子和枕头抱走了。
      这时他才知道叶·自私鬼·野问他怕不怕冷的原因。

      憋了一口闷气,燕阙走进叶野的房间,依旧推门而入。
     不过这次没有叶野恼怒的声音。因为他裹着两床被子像蛹一样,睡得十分安稳。
     燕阙看叶野的睡颜,脸上还有两团淡淡的红晕。瞬间那一口闷气消了不少。
    
     果然美色误人。
     虽然燕阙这么想,但他还是脱了衣服小心翼翼地钻进了叶野的被窝。

      叶野早上是吓醒的。
     任谁发现自己被床上多出来的一个人抱在怀里都会吓到。
      “哟,醒了?”
      “燕阙少将,你怎么在我床上?”
     “我还想问叶少爷我的和枕头被子怎么在你这儿。”
      叶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是不怕冷吗?”皮糙肉厚的冻一晚上又不会死。
       “那也不代表我能裸着睡觉吧。”燕阙眼神示意叶野看他。“况且,叶少爷你连个枕头都不留给我。”
    叶野穿了一件单衣睡贴着燕阙能明确感受到他肌肉结实和成块的形状,脸上有些发红,还是嘴硬道:“那又怎样。”我不是还给你留了床单嘛。
     “原来叶少爷这么喜欢我的气味啊,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听到这调戏的话叶野瞬间就炸毛了,在被子里挣扎起来想要把燕阙踹出去,“滚滚滚!你不是要晨训吗,快点去啊!”叶野十分清楚自己就是个菜鸡,开始怀念曾和叶玖一起出游的日子,有胆子上来调戏自己的都被他拍飞;而现在,自己手无寸铁任人宰割好不可怜。
       小玖!救驾啊!
       “美人在怀,我怎么舍得离开。”哦,燕阙不会告诉叶野今天要组织扭秧歌的。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燕阙见作弄叶野得差不多了便起身离开,一起身原本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就溜进一阵冷风,刺激得叶野一把把燕阙抓回被子里。
      “不要!冷死了!”天地良心叶野头一次发觉自己力气居然可以这么大。别说重剑明明以前连轻剑都不使。
       “好好好,不走,咱们再睡会儿啊。”燕阙觉得叶野太贴心完全给自己制造了不用出去扭秧歌的理由。
       就燕阙这句话吓跑了正准备敲门的小黄叽。当然,故意说的。
       完了完了完了,师兄贞洁不保了。小黄叽一脸恐慌的逃走。
   
       又在床上躺了一个时辰,燕阙还是挣扎着从被子里爬了出去。拿着叶野的衣服回到被子里伺候叶少爷穿衣服。

      伸伸手,抬抬腿,俩人在被子里纠缠不清弄得床板嘎吱嘎吱响。燕阙倒是吃足了嫩豆腐。
     
     门外的一老一少默默对视。
     “看来师兄可能要在这儿多留一阵子,麻烦将军了。”
     “其实给燕阙批个小长假也是可以的。”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