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玖

       当然只有一个晚上是搞不定雁旭的。经过一个月的起起落落,杨州御还是找到了一个空当逃走了。

      首当其冲要找到是叶星佰。

      拖着半废的身子,杨州御从长安赶到了苍云。
      翻过几重山,终于在某处看见了叶星佰……的鬼魂正坐在自己的墓碑上无所事事。

      杨州御看的见鬼魂,曾经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长大后能好好利用这天赋了,也带来不少便利。
      简而言之,喜忧参半。

      通过叶星佰的授权后得到了泰阿。同时,追来的雁旭也恢复了部分神智。
      只要有部分神智就足够他平沙雁旭了。

      暂时报复不了叶星佰和梵乐,杨州御决定先折磨一下雁旭。
     于是去阴山剪马尾。
     本来返程是可以从五台山过的,但杨州御对和尚有心理阴影。于是选择原路返回。
      正和梵乐寒笙碰个正着

✿ฺ ♡ ✿ฺ ♡ ✿ฺ ♡ ✿ฺ ♡✿ฺ ♡✿ฺ ♡ ✿ฺ ♡ ✿ฺ ♡ ✿ฺ ♡

      杨州御笑得一派温柔,就是这个笑容,预兆着他想要做坏事的小心思。

      雁旭的确很强,解决寒笙这种刚从风雨稻香村出来的小萝卜头简直就是分分钟搞定。
      梵乐抱着寒笙开始玉泉,东跳跳西躲躲,恁是让雁旭白卡了一个盾舞和盾墙。

      梵乐万分想问候穆苏全家。与此同时,也盯上了杨州御手中的泰阿。但能拿到的可能性很小。
      虽说杨州御专攻相知,莫问只有平沙用得6,但至少装分是上去了的,放躺梵乐是没问题的。
      但他不想,到底是恶人谷出来的,不折磨一下梵乐他心里过意不去。

      “往回跑,主城有吾可靠的人。”
     
       杨州御见他们撤退也追了上去,控着雁旭挡在他们面前开盾墙推人。
       猝不及防,撞上盾。
      前有狼后有虎。

      杨州御走到梵乐面前将泰阿递到他面前。
      梵乐没有接,杨州御叹了口气,掐住寒笙,让他高高离开地面。
      “接手吧,不然在下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掐着寒笙的手渐渐发力,逼得他发出一阵呻吟。
  
       梵乐无可奈何。
 
      当梵乐装备上泰阿后,杨州御解除了对雁旭的控制。
      他看着眼前相似的两个人,以他的脑子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只想认清谁是叶星佰。
    
      叶星佰的泰阿向来只带不用。雁旭清楚这一点,但面前这个穿着藏剑校服手拿重剑的人无疑是最接近“叶星佰”的。
      “星佰……星佰……”雁旭慢慢靠了过去。
      梵乐朝雁旭砍了过去。
      杨州御笑得更开心了。掐在寒笙脖子的手上力道轻了不少。

     “?!”按理说杨州御的力道不至于把寒笙掐昏,甚至掐死。
      但此时此刻他卡在寒笙颈部的手能明确感受到脉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低,迫近死亡。

      杨州御本来没想玩儿这么大的,至少杀小孩这种事他没想过。
     正在和雁旭缠斗的梵乐感受到了寒笙的状况,也不管雁旭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堵着夕照朝杨州御砸。
     杨州御凭着多年战场经验,躲开的同时平沙了雁旭开盾立。

     梵乐守在寒笙身旁,警惕地盯着那边没有动作的杨州御。
     杨州御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他没有要杀寒笙的意思但人确实是在自己手上出的事,毕竟策划亲儿子谷的人身上总有几口放不下的锅。现在他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表达一下自己认错的态度,顺便收回叶星佰的泰阿。

      梵乐看寒笙还有最后一口气,将自己九成的妖力渡过了过去,虽然这会就回寒笙,但接受了妖力的人类会发生什么梵乐也不清楚。
     他别无选择。

     妖力流失的同时身体也在渐渐的缩水,杨州御也发现雁旭越来越难控制住。
     因为梵乐正一点一点接近那个人——
      ——被死亡定格的叶星佰。

      雁旭眼里已经没有其他了,杨州御的平沙落雁对他已经无法再生效。
     “星佰…你……你回来了……”雁旭想抱住“叶星佰”大哭一场,让泪水倾诉对他的思念。
       梵乐现在感觉糟透了,身体缩水回叶星佰的样子彻底崩掉了雁旭脆弱的神经,自己强撑着不昏过去。
     在所有视线都聚焦在雁旭身上时,没有人发现“寒笙”眉心的那一竖红痕消失了。

      雁旭将要碰到梵乐时,一个气场伴随白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他俩中间,一个九转把雁旭推了远了。
      靠的太近,进到梵乐能闻出那人身上冰冷的雪。
     梵乐稍微被那人身上的寒气冷清醒了一点,但架不住透支的身体拉着意识下沉。于是撑着地面的手失力,在他快要栽倒在地时被那人抱住。
     头埋在那人的颈间,入眼的是丝丝银发;模模糊糊的听见那人在耳边说着什么。

     “你知道的,吾对你的想法。”

     “但还有一点,你不曾感受过。”

     “吾认为吾应该告知你。”
   
     “吾一直对你……”   
    
      “对你心怀恨意。”
   
     梵乐在他的话语中沉入昏睡。

      寒笙用了一个小法术,将雁旭对梵乐所有的感知都转嫁到杨州御身上。
      “……”S H I T !叶前辈救命啊!杨州御见雁旭红着眼朝自己追来,转身就跑。

     寒笙见那俩迅速消失在树林里,对躺在地上装睡的人说:
     “晓光,起来了。”
     任晓光一个鲤鱼打挺,对寒笙讨好道:“寒笙寒笙,身体再借我一会儿呗,再打几场我就上12段了,马上就可以进入JJC的巅峰了!”
      “自己去升级。”
      “(メ`[]´)/吼!”

     下章是完结肉有些不会写的事情先交代了。
    寒笙和任晓光交换身体,濒死时是换回身体的读条。
     眉心红痕是寒笙的证明。
     梵乐渡过去的妖力跟红痕一起回到寒笙本体,对任晓光没有影响。
     杨州御的下场你们懂得,雁旭后来给恶人谷打了几十年的白工。
     叶星佰的灵魂其实没多久就会消散,他死后其实也会离开墓到其他地方玩的。
     任晓光的手法很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