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捌

         叶星佰走得悄声无息。

        梵乐不想待在这一切回忆都变得伤感的地方。
        雁旭执着地留在那,守着已逝去的人。

        再见面时,双方都化了形。
        梵乐顶着一张叶星佰的脸,看着一脸阴郁神情的雁旭。
        雁旭看见了“叶星佰”。
        看见了朝思暮想的人。

        顺理成章,雁旭将梵乐扛上了床。
       互舔伤口的两只凑在了一起,维持了一段时间这畸形的关系。

       梵乐的成长很快,渐渐的脱离了雁旭记忆中的“叶星佰”。这让雁旭十分的恐慌。
       他想要留住“叶星佰”,但这就苦了梵乐。
      当雁旭流露出想要废掉梵乐一部分修为的时候,梵乐逃走了。
      偶尔几次梵乐偷偷跑去给叶星佰上坟都会看见雁旭化回原型趴在墓碑旁,这让梵乐无论从那个方面都不好意思过去。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化形的,身体还好,就是脑子没长好。我走后他感觉更没有理智了。”
      “疯了?也就是说上次长安那会儿他完全不知道是想吃你还是跟你交配?”寒笙想起了长安那时奄奄一息的梵乐。
        哪怕是用强的也没这么过分吧!
      “差不多吧。不过他疯得挺有出息的。不是现在都有一个‘苍云军内行踪不明的战斗武器’的传闻嘛,就是说的他。”
      那还真是棘手啊。
      在寒笙下定决心要把雁旭恁死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打脸的。

       “还要去吗?”梵乐语气里透露着些小期待,毕竟他也很久没有去给叶星佰扫过墓了。
      “去,不过吾要先准备些东西。”
     “好(=^▽^=)”
      “你不许跟过来。”
       “嘤(ó﹏ò。) ”
 
       梵乐不知道寒笙其实只是去名剑排队场那里找了一个“人”安排了些事而已。
      很快寒笙就回来了。
      “吾找人查过了,那狮子不在苍云,说是有人在看见他在阴山草原喂马。”
      “……喂马?”
      “嗯,乘着他没守着叶前辈的墓,赶紧去扫墓吧。”
   
    
      一路上寒笙和梵乐哼着小调聊着天,却没想到在太原接近苍云的地界撞上了遛着雁旭的杨州御。
      “梵乐,吾其实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o(*^▽^*)o♪”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的梵乐恨不得按快进。

      “吾一直对你……”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找到你。”
      “梵乐。”
   
      一手抱着琴一手提着重剑,杨州御看着那边和一个小孩调情的跟自己长得十分相似的妖怪,心中一阵恶心,比当初被雁旭舔得满脸口水还恶心。

     “星佰?!”
     “在下不是你的主人。”
     “在下长歌门杨州御,只是和你的主人有血缘关系而已。”
     “是小琪吗?”
     “是的,外祖母年事已高,但甚为挂念兄长,托我带个信物回去。”

      梵乐不得不信,看脸就知道杨州御和叶星佰叶星琪是一家人。

      “既然话已经说完了,那在下可以动手了吧。”
     “啥?”这个发展是不是不太对。

      “雁旭,动手。”
     突然出现的雁旭双目无神,身体随着杨州御的琴声动了起来。

    梵乐,劳资所受的屈辱要你的命来偿!

✿ฺ ♡ ✿ฺ ♡ ✿ฺ ♡ ✿ฺ ♡✿ฺ ♡✿ฺ ♡ ✿ฺ ♡ ✿ฺ ♡ ✿ฺ ♡

      (先为琴始皇点个蜡。)

✿ฺ ♡ ✿ฺ ♡ ✿ฺ ♡ ✿ฺ ♡✿ฺ ♡✿ฺ ♡ ✿ฺ ♡ ✿ฺ ♡ ✿ฺ ♡

      杨州御穿着那套恶人款的长歌校服,正在龙门吃沙子。
     今天的龙门也是风沙曼舞。
    
      混战!
      浩气的突袭来的太没有防备。他作为主力队,迅速带人从昆仑赶到龙门,力图在龙门挡住浩气的其他部队进入昆仑。
      让昆仑的大部队做好防布。
      进千人堵在据点打得不分你我。
     杨州御的计划很清楚。自己在据点内指挥让叶可可带风车团出去收割人头。
     人算不如天算,杨州御万万没想到唐洛妻奴已经到了这种无视阵营大义的地步了。
     当杨·专业相知老司机·州·莫问只会用平沙·御被唐洛一脚踹出去并一个子母爪把叶可可钩回自己身旁时,杨州御十分想平沙叶可可去转唐洛的风车。
     ‘狗比唐洛!劳资回去就跟婶子说让可可去相亲!’

      杨州御站在风车群里左一个宫右一个商前一个角后一个徵再来一个羽,十分安全地感受这喧嚣的风儿。
      直到对面一个和尚把他拉了过去。

     “小玉好久不见啊!”弹琴的手被死死扣住。
     “慧悟你放手!”干你爸爸!秃驴!抓过多少奶妈的脏手不要碰劳资!
      “好啊,我放啦。”
      “???”还在思考慧悟这么做的用意,一个丐帮就亢龙了。

       当杨州御在丐帮和和尚之间滚成球时,唐洛还是把他拉回了绿名堆。因为昆仑的增援来了。
      浩气迅速撤走,留下脏的连红色都看不出来的恶人众。

      杨州御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和滚到恶心的胃对唐洛说,
      “在下差不多该回长歌休个假了。”劳资记住你了,不给可可找到个门当户对的丈夫劳资绝不回来!
     “好,我会报告的,不过刚才才来一封你的信。”

      只是去趟苍云而已。
      抱着这样的想法到底还是太天真。尽管杨州御做好了一切反跟踪反仇杀反阵营恶意堵人(针对慧悟)的一切准备。

      特地换上那套葱绿的入门套,杨州御到了长安。
     一进长安就看见了那个眼神阴郁留了点胡渣的苍云弟子。
    
     杨州御十分自信地冲上去搭话了,自信来源于自己这张纯良无害的脸。
      他觉得找一个苍云带路比较好。
     
     杨州御还没开口说话,就被雁旭瞬间变红的眼睛吓了一跳。
     然后……就如那首歌唱的。
     “菊花残,满地伤……”
    
     经过一个粗暴的夜晚,杨州御重新认识了“叶星佰”这个名字。
     以及一个新的疑问——在“叶星佰”和“梵乐”这两个雁旭对不起的人中,他该报复谁比较合适。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