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其实本文最大的苦逼不是梵乐,也不是死得早的叶星佰,更不是爱得疯了的雁旭,而是纯粹的无辜路人杨州御。
    杨州御属于外表温润如玉内心泼妇骂街那种人。
    寒笙本应该是个高冷的,但羊崽子太适合卖萌了。

      柒

      叶星佰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梵乐了,同样雁旭也消失了许久,让他不得不有些担心。
      毕竟自己一个人寂寞地在这里待了许多年,只有他俩会来看自己。

      “您就是叶星佰吗?”
      来人一身葱绿,脸和叶星佰有七分像。
      “请问阁下是?”叶星佰对于突然出现的人认识自己感到诧异。
     “我是长歌门下——杨州御,我的外祖母是藏剑门下叶星琪。”

     叶星佰已经许久没有听见过故人的名字了,站在面前这个成年男子,是自家胞妹的外孙。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是的,她老人家一直很挂念您。”
      原来自己把话问出来了。
     
     “介意在下将泰阿带回去给祖母她留个念想吗?”杨州御轻声询问。
     “泰阿?没问题,你带回去吧。”叶星佰身体一直不好,重剑一向是只带不用。他记得以前自家胞妹喜欢经常盯着泰阿看。

      杨州御将一半插在地里的泰阿抽了出来。还没等叶星佰感慨完他力气大,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想法:
      “在回去之前,先借在下防个身吧。”
       远处,全身黑甲的男子满脸煞气走了过来。
       杨州御手中的泰阿在阳光下映着金光,闪得他楞了神。
      “平沙落雁。”趁着这个空当杨州御掌握了先机。
      
      “你什么意思?”叶星佰见雁旭被控,心中也是颇多疑惑。
      “这畜生把在下当成别人发情,总要付出点代价的。”杨州御的笑容变得十分狰狞。

       “?!谁?发情?!”叶星佰出了对于发情那部分能理解外其他的全是一头雾水。
      杨州御看叶星佰完全不明所以的茫然脸。
      也就是说,是另一个叫梵乐的?

      梵乐并不知道他被盯上了,自从把穆苏拖入黑名单后就陪着寒笙开始旅行,停停走走晃了两三个月过得就像蜜月一样。
         最后驻足在了太原的茶馆。

      “梵乐,带吾去看看你前任主人吧。”寒笙对叶星佰这人真的十分好奇。
       “……”梵乐脸刷的一下就垮掉了。“能不去吗?”
       遇上雁旭那疯子很麻烦的。
       “怎么?有麻烦?”
       “还记得当初那头白狮子吗?”梵乐继续道:“那家伙叫雁旭,算是我半个青梅竹马和……”
      “和?”寒笙隐隐约约察觉到接下来的话很重要。
      “炮友……”
      寒笙手里的茶杯应声而碎。
      “别激动别激动!早就分了没关系了!”寒笙的脸色堪比锅底,梵乐马上抱住他。
      “……”寒笙在等梵乐主动坦白。

      “我现在这张脸,是星佰的。”
     “准确地说,应该是他大约26岁的脸。”

      叶星佰,死亡永远将他留在了19岁。

✿ฺ ♡ ✿ฺ ♡ ✿ฺ ♡ ✿ฺ ♡✿ฺ ♡✿ฺ ♡ ✿ฺ ♡ ✿ฺ ♡ ✿ฺ ♡

     杭州这炎热的天太令叶星佰熟悉了。热得动一下就汗流浃背,大多弟子都换上了敞领的破军装。庄里也出现了许多白斩鸡。
     ‘想看雪……’
     叶星佰一直有一个愿望,想看雪,看雪在原野上呼啸。

      一次机会,偷偷跑到了雁门关,后来留在了那边。
      叶星佰交到了许多苍云军好友。在一次结伴外出,捡到了雁旭。
      
       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它身上,想要将它藏在这雪里。
       渐渐消失的意识被一双手拉了回来,一双温度只比雪高一点点的手。
      叶星佰看见自己手里的小奶猫(……)气息微弱,于是把雁旭放在衣服里,拢了拢厚实的披风迅速往回赶。
        雁旭感受着叶星佰的温暖,听着叶星佰的心跳。

    
     “看我捡的小奶猫!”叶星佰举着雁旭(具体动作参考狮子王)向周围的人炫耀。
     “……小星星你是傻吗?这是小狮子。”旁边的少年抓过自己师娘的猫指了指:“猫耳朵是尖的。”
      “不能养吗?”好不容救回来的居然不能养( •̥́ ˍ •̀ू )
      “要养也可以的,有些师兄师姐都有养的。”
      于是叶星佰和雁旭过上了形影不离的日子。直到两年后叶星琪的来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大意为: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走了两年也该回来看看吧二庄主带回来一批小可爱你也回来领一只吧顺便多住几天,看看医生调养身子blablabla……
      在叶星佰离开大约三个月时间内,雁旭茶不思饭不想,连和其他狮子打架都提不起兴趣,十分地的萎靡不振。
      而叶星佰在十五天内花了5000金钓到了梵乐。
      

      雁旭不欢迎梵乐。
      特别不欢迎。

      现在的雁旭体型已有成年犬一般大。两年来几乎都和叶星佰挤一起睡,不为什么,暖和。
      而叶星佰带梵乐回来后就给雁旭和梵乐搭了个窝,至于为什么只有一个窝,要培养宠物之间和谐有爱的氛围。
      不过和谐有爱的氛围到没有,大房和二房的硝烟倒是燃起了,雁旭单方面的。

      梵乐还是普通的兽类时一直都能察觉到自己拥有高出其他动物的优越感。
      所以,他觉得雁旭特么弱智。

      还睡窝的时候雁旭就仗着体型比梵乐大一圈压着梵乐,梵乐也挣脱不了。
     第一个晚上,由雁旭单方面施暴而胜利。
     第二个晚上雁旭就没这么机智了。
     知道雁旭有要给自己穿小鞋的意思,梵乐就没打算睡窝。他有更好的想法。

     当晚雁旭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梵乐爬上叶星佰的床,一爪子排掉枕头自己代替枕头承受着仅仅一个头的重量。
     第二个晚上,由梵乐机智地爬上床而胜利。
     第三个晚上和未来的两年的每个晚上,梵乐代替枕头、雁旭代替半床被子在叶星佰床上和平共处。


     在雁旭与叶星佰相遇的四年后的某一天,雁旭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温暖传递给叶星佰,再也无法听到那熟悉的心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