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这章内容有点少,但是我画了图补偿。图另发。
     策明有,
     梵乐虽然喜欢单独浪,但还是有点缺乏安全感,没绑定奶的藏剑应该懂的吧?
     猫感觉要死时会死在外面是我爸跟我说的,以前爷爷家的猫也是这样。


       陆


      穆苏同梵乐想的一样,寒笙是练了驻颜术或是什么六合八荒唯我独尊然后返老还童。
      但摸骨后,这个想法不成立了。
      穆苏的右眼具有【看穿】的能力,当然不是超人那种能力,是类似于CT扫描的能力
       不是寄生,不是夺舍。
       唯有眉心的一竖红痕是不属于“寒笙”的。
      一道不知道起着什么作用的契约。
      穆苏对自己好基友的生命安全和菊花感到了危机。
     
     “喵喵!”
    【小乐乐,这个小鬼……】
     还未传达出自己的全部讯息就被卡住了。

     “穆穆?怎么了?不舒服吗?”谢诚察觉手里的猫感觉很痛苦。
     “可能生病了吧,不过洛阳这里没有兽医,还是赶快赶去扬州比较好,段楚楚的手法可信。”寒笙好心地建议道。
     “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记住啊,猫跑了就很难找回来了。”

      寒笙计划通リ弄走了穆苏。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梵乐,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寒笙慢慢靠近,脚下的锁链碰撞,一声又一声,还是没能唤回梵乐的神智。
      被狼盯住的感觉太糟,穆苏还在身边时还好,有个伴心理好受些。但后来就只留下梵乐一个。
     想起了被野狼群围堵时的无助,直面死亡的恐惧。

      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托起了梵乐的脸。梵乐眼里还是没有焦距。
      寒笙又环过梵乐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轻抚着他,直到他睡去。

      梵乐醒的时候还是半夜三更,一个适合做所有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梵乐动了动,发现俩人都躺在地上。寒笙枕在梵乐的手臂上睡,盖了一床锦被。

     这次起来的异常顺利,把寒笙裹在锦被里抱上床,自己也翻身上床,将寒笙抱在怀里,重新入睡。

     早上先起床的是寒笙,看见自己被梵乐抱着睡心情十分的好,高兴于梵乐终于对他产生了依赖感。
    
     寒笙决定要跑远一点,万一谢诚搞不定那只喵子让他回来坏自己好事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大开杀戒。
     所以,为了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生活,谢诚,看好他。

      梵乐也醒后洗漱一番,准备收拾收拾离开了。
      然而收拾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两把剑不见了。是梵乐自己仿造的千叶长生和泰阿,叶星佰的原版早就被梵乐放回去了。
      虽说是仿品,但也很值钱的。
      “穆苏你他喵的有种!”
     

☻…☺…☻…☺…☻…☺…☻…☺…

       “你说那小道君有问题为什么不提醒梵乐?”谢诚听完穆苏的话后感到背后发凉,手里不自觉地握紧缰绳。
      “要不要我们现在赶回去?”正义感爆棚的人民公仆询问怀里吃着烤肉串的穆苏。
     
      “你那么穷,我清杀气、买顺气丸的钱可是我摸走了梵乐的剑卖了才有的。还有骑着吃了他的剑当来的钱买的马草的马去找他,我想我办不到。”
        穆苏想起寒笙看自己那“和善”的眼神,觉得性命是不用担心的。
      
       “况且,不就菊花残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