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伍


       成功地唬住了沈壹带着梵乐逃离了万花谷的寒笙觉得世间再没有像自己这般机智的人物了。
       寒笙并没有说假话,只是提出来一个合理的猜测让沈壹自由发挥。

      “现在往那边走?”一人一妖回到刚进万花谷时的姿势,不过这时寒笙嘴里咬的不是糖葫芦而是梵乐烤的麻雀。
      “洛阳吧……梵乐,下次还烤给吾吃。”
      “没问题,去洛阳的话可以去看看枫华红林。”

      在枫华信使——马云那里收了点东西,听了一段故事,当年唐门丐帮之战,明教隐退之谜。说书先生口才不错,讲得唾沫横飞。
      正讲到天策军逼退明教时,一阵刀光剑影袭来,毁了这个小茶铺。从废墟中跳出两个一白一红的身影。

     正在和红甲城管缠斗的明教弟子看见梵乐,一下就扑了过来。
     “小乐乐啊!快救我快救我!”半个身子挂着梵乐,一双异瞳哭得水汪汪的。
     “我才不要去监狱搬砖啊,我冤啊!他们坑我!”一个闪身又躲到了梵乐背后。
    
      梵乐放下骑在自己肩上的寒笙。看了看对面天策的血量和BUFF再对比一下穆苏的杀气200和养伤+怨念BUFF以及自己相当于刚毕业的各种状态和限制BUFF。
     “穆苏啊,我觉得你还是去自首比较好。”不要殃及鱼池啊基友!
     “小乐乐你什么意思?你忘了我曾在大漠陪你看星星看月亮从煎炸炖煮聊到金银珠宝吗?”穆苏一脸震惊,眼角泛红,一滴眼泪缓缓地顺着脸颊流下停在下巴,始终不肯落下。
      梵乐回忆到了某些不好的回忆。穆苏你喵的不说还好,一说就想起当年被你摸骨坑去当了半年的头牌舞娘的事情。不过真的赚了很多钱诶!
    
     梵乐和穆苏间友好的气氛引起了在场其他两人的不满。
     其中之一,面带铁甲的军爷张示着自己捕快的身份。
     “穆苏,你在洛阳城杀人,胆大包天,我现在押送你去大唐监狱,只要你好好改造从新做人没多久就能出来的。”
      穆苏马上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扔向那边的捕快。“他们雇我的,钱和信都在这,自己去找!”

      军爷看了一眼,记下名单,转头对穆苏继续道:“但是你杀气满了。”
     穆苏被这句话气笑了,已经不想管实力的差距,准备提着刀冲上去正面干。结果一声狼啸唤回了他的理智以及逼出了他的原型。
    
      “嗷呜——”黑色毛发的狼赶到主人身旁时,发现气氛有些凝固。
      主人正和一个道观弟子对视。主人一脸懵逼,那个矮砸一脸冷漠,而那个矮砸后面躲着一个成年男子,怀里抱着一只猫,一人一猫一起瑟瑟发抖。
      自己追踪的气味来源于那只猫身上。

      穆苏这几天被这军爷追得精疲力尽有一半功劳都是多亏了这狼,条件反射变成猫想逃。
      梵乐曾还是幼崽时没爹没娘被野狼群追得漫山遍野地跑,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听到狼叫就下意识的脸色发白和腿软。

     军爷的世界观瞬间被重置了。寒笙的身板毕竟太小,挡不住什么。他清楚地看到梵乐怀里那团裹成球的毛绒绒在抖个不停。
     “那那那那那那只猫是?”军爷努力平复自己颤颤巍巍的声音,but然并卵。
     穆苏听到军爷点自己名,又奋力往梵乐怀里钻,恨不得钻到梵乐衣服里隔绝军爷的视线。
     寒笙斜眼看着穆苏,心里不悦。伸手将梵乐怀里的猫拎了出来。
     “犯人可以交给你,但是大哥哥”寒笙话语一转:“你吓到吾的猫了。”
      语毕,寒笙解除了在梵乐身上的障眼法。一双尖尖的兽耳出现在眼前。
      听见那军爷倒吸一口气,寒笙说完了剩下的话:“所以,商量一下吧。”

     【卧槽卧槽!那是你主人?!我还以为是你的储备粮呢。】
     【你他喵的见过给主人套链子的储备粮?】
     【你到底是怎么搞得?又被那家伙追着发情啦?】
     【嗯,我去看了眼星佰,结果被他发现了。】
     【可怜,菊花还好吧。】
     【我才想问你的猫屁股没事吧。】
     【……】
     【……我说中啦?!】
    
      洛阳某家客栈某间房中,梵乐和穆苏蜷缩在角落喵喵喵地交流着,趴在军爷脚边的黑狼盯着他们打了个呼,又把他俩的交流吓停了,开始抖(இωஇ )嘤嘤嘤。

      “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啊。”经过纯阳宫专业老司机的科普,军爷——谢诚成功地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嗯,想这些兽类的妖怪有些习性还是和兽类保持一致的。比如说对于比自己强的动物的恐惧。”还有发情期,不过这个寒笙没有说出来。      
       寒笙坐在木凳上,两条腿晃来晃去不安分看着谢诚想到什么然后脸越来越红。

      “你看啊,想这么蠢的猫妖一看就知道它才成妖没多久。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也是常有的事。”寒笙凭着资历老开始满嘴跑火车忽悠人了。
     心机深沉的寒笙已经看出了谢诚和穆苏间肯定有猫腻。
     “而且,这猫似乎是明教的。虽然明教的焚影甚为骇人,但要知道,明尊可是五奶之首。恭喜谢大哥,居然找到了绑定奶。”语气诚恳态度真诚。
     
       穆苏似乎还想反驳一下自己不是喵奶,看到寒笙的眼神后又闭上了嘴。థ౪థ
      寒笙想早点把穆苏甩给谢诚,如果穆苏不跟谢诚走的话肯定会加入自己和梵乐的二人世界。
     
      把穆苏抱了过来,对谢诚说:“把手伸出来。”然后捏着穆苏的肉爪子摁在了谢诚的手心里。
      “这个契约可以保证你们不可伤害对方并且时时刻刻知道对方位置。”
     “谢大哥,你要好好看好,吾听养过猫的师兄说过,猫发情会往外跑,有些猫察觉自己大限将至也会偷偷离开,吾想你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吧。”
     
      穆苏愣住了,不是因为跟谢诚结契,而是寒笙。
      短短的解除推翻了穆苏对寒笙仅有的认识。

      “寒笙”确确实实只有十三岁。




想次猫肉^q^,策明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