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寒笙是个黑的。


  肆

       花羽落和沈越逸回万花过上了你耕田我织布(并没有。)甜甜蜜蜜带小孩的幸福生活。每隔两月梵乐也会去万花自我伤害,其实是去看沈壹。
       沈壹的脑子有病,很容易将过去和现在的记忆扭曲在一起。所以一直管花羽落叫母亲,虽然花羽落纠正过许多次,but然并卵。

     那妖怪是怎么原型毕露的梵乐并不清楚,当梵乐赶到时,沈越逸也只剩最后一口气,沈壹半昏倒在一旁。

     沈越逸告诉梵乐沈壹的状况,然后死死扣住梵乐的手。
     “梵乐,我…我已经毁了落儿……”

    “我…不后悔,我…马上会去陪他。”
     “谢谢你,让我……”
   

      沈越逸的做法没错,他和花羽落加起来也不是那妖怪的对手,如果让它吃了花羽落,它伤好后更是会像之前那样为非作歹祸害苍生。沈越逸没有更好的办法;而梵乐这次来万花纯粹是偶然。

      梵乐轮着叶星佰留给他的泰阿冲了上去。
      不辱万九爷的称号,鹤归风车一套带走。
     
   
      “你做了什么?!”
     废墟中的梵乐没有发现自己显出了一部分原型,兽耳朵毛了出来,黑色的眼珠子也变成了金色,眼仁中一竖,全然一副猫科动物看到猎物时的状态。
     沈壹刚醒来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梵乐。
     这时沈壹身心都受到了莫大的伤害;曾经,他的半条命都是靠那妖怪吊着的,生父母死亡的场景也因为那妖怪的寄生而忘记。
     当那妖怪脱离沈壹时,带走了沈壹一半的生命。
     沈壹连那妖怪的样子都没看清就倒了过去,陷入了记忆的混乱。
     记忆就像小孩子搭建的麻将塔一样,一瞬间被推倒被打乱被翻转。最后只剩下一段东拼西凑的回忆。

     杀了自己父母的是妖怪。
     自己变成这副惨像也是因为妖怪。
     眼前大杀特杀的是只妖怪。

      “为什么?!你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杀了你!”沈壹扣住自己的头,仿佛不这样做头就会炸开。
     “沈壹!你没事吧?头痛吗?”梵乐见他痛苦的样子迅速跑到他身边。
      “去死!你去死吧!梵乐!”沈壹一把匕首捅进了梵乐胸口下两寸的地方。
     “我要杀了你!梵乐!给我父母偿命!”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
       “什么叫就这样啊?后来我也偷偷去过几次,沈壹那小子脑子这辈子都好不了了。我难道还要去给自己添堵吗?”我也很伤心好伐!当时还偷偷给他带糖来着,臭小鬼都不认我了。

       “梵乐,吾说过,吾饿了吧。”寒笙从梵乐身上起来,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这下真的只能吃野味了,主人你没问题吧?”万一吃了就浑身过敏了呢?
      “没问题,你不是说万花的松鼠肥吗?多抓几只吧。”
      “锁链怎么办?”
      “这个没问题,吾想有多长就有多长。”
      “好哒!等我回来!么么哒(๑ت๑)♡”梵乐见寒笙想通了,能接受肉类了,说明未来的日子吃肉就不会那么艰难,心情瞬间就好了许多。一溜烟地就钻进了林子里。

     
      “梵乐呢?”
      花海之中,沈壹一步一步向寒笙靠近。
       “抓松鼠去了,吾想尝尝。”寒笙摆弄着手中的花朵,努力地绕成一个环。
       “你……修炼了驻颜术?”沈壹对寒笙的身份十分怀疑,当然他最怀疑的是自己的记忆。
       “你……随意。”寒笙听到了和梵乐一样的想法,手里一不注意掐焉了一朵花。
       沈壹很清楚地认识到眼前这个不知年岁的假正太是梵乐的主人这个事实。

      近年来沈壹对自己时常混乱的记忆更加怀疑,一切他认为的真实可能都是镜花水月。
      记忆中,有一种甜腻的糖果,梵乐的。
      记忆中,做梦时喜欢啃的耳朵,梵乐的。
      有些事情总是要问清楚。

      “我的记忆有些问题,既然你是他主人,那你也应该知道……”
      “沈壹。”寒笙打断了沈壹的话。
     “你的记忆是混乱的,你无法确定你记忆的顺序,甚至行为和人物对不上号。你所谓的渐渐明朗的记忆可能是另一种混乱组合后的成果。”
     寒笙多说一句沈壹的脸色就越黑一分。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测。但我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沈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寒笙,等着他下一句话。

     “梵乐曾经确实是吃了一只灵才化形的。”
  
      “是么……那前辈,告辞了。”沈壹对寒笙做了一个揖,转身离去。
      “慢走不送。”寒笙不看沈壹继续摆弄手里的花环。

      梵乐两只手提着几只松鼠兴致勃勃地跑了回来。手臂间还夹着几困木柴,打算来个BBQ。
     看见少年静静地坐在花海之中,手里拿着一串精致的花环,偶尔微风拂过撩起他的鬓发。
     就在梵乐看呆了的时候,少年开口了:
      “把松鼠放了吧,吾现在就想离开。”
     “为啥啊?!”好不容易可以吃肉啦٩(๑`^´๑)۶!
     “吾突然发现吾对花粉过敏。”语毕,寒笙手中花环四分五裂,残破不堪。
    
      “……”主人我好想揍你一顿´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