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有些事要讲清楚,
      我文笔很差,基本流水账。
      这篇是纯粹写出来记脑洞让自己爽的。
      我保证不黑任何一个门派,但丐帮我不太确定,因为我是个奶。
       沈壹是个可怜的脑残。
       寒笙是个黑的。
       梵乐确实有一个实打实的老情人(妖)出场会很靠后。
       不会坑。
     

      叁
  
      原本梵乐十分紧张的心情瞬间就消减了一大半。
       也不顾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利剑转身就把怀里的“姑娘”朝那道人扔了过去。
      “来啊,接住啊,你要的‘姑娘’。”
    
      那道人猝不及防地接住了花羽落,但在楼梯上,没站稳,护着花羽落滚下了楼。
      “你!”小心翼翼的扶着花羽落靠在一旁的木桌。提着剑准备冲上来和梵乐大战三百回合。
      扶摇都挂好了刚准备跳上楼梯收了梵乐这只猞猁精,就被花羽落从背后一把抱住。
      “唔……凉凉的……”脸贴上那道人的后背,感受白绸缎的丝丝凉意,让脑子被酒精烧的迷糊的花羽落十分
舒服。
      花羽落倒是舒服了,但白衣道人的脸却红得比花羽落还严重。
      “姑娘!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他反手推了一下花羽落,推是推开了,但失了支撑的花羽落一下又跌了下去,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捞回怀里。

      这个童贞没救了。梵乐倚在楼梯栏杆上就这么乐呵呵看着楼下俩人的互动,再来盘瓜子花生就更好了。
     
      沈越逸觉得现在自己已经陷入这种诡异的状态无法自拔。
     美人在怀,多年来的教育告诉他男女授受不亲,应当马上闪到五尺之外,并做出最真诚的道歉。但自己内心则在呐喊:‘好软!(╯▽╰ )好香~~!完全不想放手,再多抱几天!’
     沈越逸现在的智商不足以应付现在的状况。
     原本他这次下山是应掌教的想法去少林做一次宗教企业文化交流,探讨一下以后如何发展、安利如何卖、教条怎么定才能显得人性化实际上没人性(划掉)等等。
     在扬州转站去金水镇的路口感应到了妖气。

     沈越逸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妖怪的,也曾见过,但要说捉妖的话他真的没把握;不过俗话说,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酒馆门口,沈越逸一眼就看出了梵乐的真身,一只牙口好胃口也肯定好的猞猁。
      当目光移到花羽落的脸上后,沈越逸呆住了,总结一句话就是:“世间怎会有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花羽落:女子……)
      花羽落蹙颦一笑,嘴角一个弧度都能勾得沈越逸魂不守舍。(梵乐:看不出来你还是这样磨人的小妖精。)
      麻麻我恋爱了ヽ(愛´∀`愛)ノ

     “这是我们第一次完美的潜逃行动,你里应我外合。”
     ……
      “为这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干杯!”
     ……
     “想去哪?往南走怎样,听说那边有许多珍禽异兽。”
     ……
    “漠北也不错,想去看雪。”

     去什么漠北?纯阳宫也有雪啊!听着花羽落对除万花谷外的地方都如此地陌生,梵乐对词都侃侃而谈,话语中都透露着引导的意思;沈越逸更加确定心中的一个想法:
     花羽落就是个足不出户天真无邪到了叛逆期女扮男装离家出走的黄花大闺女。
     梵乐就是不坏好心指不定要把花羽落拐到哪里吃了卖了怎么怎么了的人贩子。
    
     直到花羽落被酒精放倒后,沈越逸无法淡定了。
      怎么可能这么点酒就被放倒了?!肯定是下药了,这只猞猁精果真可恶至极!(梵乐:我好冤……)
     看到梵乐抱走花羽落,沈越逸跟着提剑就上。
     接住美人,被醉酒的美人缠住动弹不得,脑子也无法正常运转。天人交战之际,沈越逸偶然瞟见梵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可恶!可恶!利用无辜女子来限制我的行动,这只猞猁精当真是心机深沉阴险狡诈!
     想通了这点,沈越逸怒视梵乐,争取用眼生杀死他。

     看不过气氛僵持的大厅,上道的掌柜默默指示小二送过去两碗醒酒茶。
     梵乐端着碗醒酒茶在沈越逸越来越凌厉的目光下走了过去。

     梵乐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句话缓和一下气氛。
     “虽然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不过你怀里的那位真的是爷们。”花羽落你真的是长了一张女人脸啊!还不信我!
     沈越逸沉默了,梵乐觉得说出这话沈越逸也差不多应该把花羽落还回来,但是沈越逸没动作,气氛继续僵持着。
     沈越逸确是信了梵乐的话,因为把花羽落抱在怀里的他确实没感觉到有什么两块柔软的东西。沈越逸恢复了同之前般冷静的神情,脸上的红晕也慢慢消了下去。
     不过沈越逸想到了另一个可怕的事实,他知道花羽落是男子,但依旧不想放开怀里的人。

      气氛从沉默变成尴尬,梵乐看对面的人也没有要放开花羽落的意思,还是由自己来打破这个僵局比较好。
      “这位道长,在下手里不方便,要不你劳烦一下,送他上楼?”
     “……好。”

✿ฺ ♡ ✿ฺ ♡ ✿ฺ ♡ ✿ฺ ♡✿ฺ ♡✿ฺ ♡ ✿ฺ ♡ ✿ฺ ♡ ✿ฺ ♡

      “梵乐,找你这个说法花羽落也是妖,为什么沈越逸只看出了你是妖,而没有看出花羽落是妖?”好奇宝宝·寒笙听得十分认真。
     “这个实在要分的话,花羽落不算妖,他是灵。灵没有妖气,灵气也无法被察觉到。有些化了形的灵一辈子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和妖有什么区别。”灵是被天道特别关照的一类特殊的生物,当然,产生的数量十分地稀少。灵是力量纯净却又十分脆弱的存在,好好修炼迟早会成仙。但他们多半无法正确认识自己的本质而和妖厮混在一起,渐渐失去作为灵的优势。“其实我当年不知道他是灵来着,亏还我辛辛苦苦蹲点等他结果子。”
      “这和沈壹恨你有什么关系?”
     “……后来花羽落陪沈越逸去少林,少林那地方克我,我就留在扬州等他们。”哦,那两个家伙去了一趟少林就突然感情升温情缘了……哼╭(╯^╰)╮!“返程中赶错路,绕去了洛道,捡到了父母双亡的沈壹。”

      “捡回来后,我们都没想到他身体里寄生着一只妖怪。”
     “那只妖怪盯上了花羽落。”
      天地孕育的灵,纯净的力量,足以治愈它所受的伤,甚至让它更进一步。



◢▆▅▄▃崩╰(〒皿〒)╯潰▃▄▅▇◣
    本来沈越逸的设定是个天然呆高冷来着,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脑补帝了。我要去观摩一下山下智久的五十度香灰中的面瘫STK和尚-=≡ヘ(*・ω・)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