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妖游记

       壹

         梵乐现在内心有些方。
         大概两个时辰前他正在被追杀,被一只全身白毛毛的大狮子追杀。从雁门关追杀到长安,最后被打得一脸血的梵乐凭着他勉强还能保持的人形溜进了红衣教的驻扎地,躲在某个帐篷后粗喘着。
        直到看见一个白衣少年手里拎着一串乌黑的铁链出现在眼前。
        梵乐昏了过去。

☻…☺…☻…☺…☻…☺…☻…☺
  
        梵乐是五天后的子时醒来的。
        正是夜黑风高杀人放火之时。
        梵乐想坐起来,没成功。身上趴着一个少年,睡得正香。
        梵乐感觉到了不对,少年体格较小但却仿佛有千斤中,虽然不会把梵乐压的喘不过气,但也让他无法动弹,自己的妖力也被局限在一个不上不下的程度。
        ‘刚好能维持人形?’
       满脑子疑惑的梵乐决定还是把少年叫醒问清楚,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好好沟通的。实在不行,卖个萌就好。
       这种想法是梵乐曾去西域时遇到的一只猫传授给他的。
       把睡梦中的少年弄醒似乎有些不太好,虽然是良心上的过不去,但这种被控制的感觉更令梵乐恶心。让别人爽还是让自己爽这种事情不言而喻。
       
        被梵乐摇醒的少年还是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
       “小鬼你做了什么?”梵乐一只手悄悄摸到了少年的颈部,令一只手摁在少年的肩上,自己也坐了起来俯视着他。
       “做什么?睡觉啊,不然还能做什么?”少年顺势一头栽进梵乐怀里,把梵乐又压回保持了五天的平躺姿势。
       “等等!维特维特!乔多麻袋!小鬼你说清楚再睡啊!”睡了五天精神倍儿好的梵乐表示自己对于这种关乎性命和尊严的事情一点都不能拖。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梵乐的努力,少年终于清醒了。
        “多亏了这个啊。”少年摇了摇手里的锁链。
        这时梵乐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套着的东西。而另一头不在少年手里,在少年的右脚踝上套着。
       ‘淦!’除了这个字,梵乐暂时没有其他更好想法。
      
       “那个…小鬼啊,打个……”梵乐努力保持一副和蔼可亲邻家大哥的表情。
      “什么小鬼!吾有名字的!”
      “好好好,这位少侠敢问尊姓大名?”
      “吾名寒笙。懂?”
      “懂懂懂!这位寒笙少侠,打个商量吧。你看我一没杀人越货,二没放火烧山,这次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能否放我回归山林重新深造个几年啊?”只要把这链子解开就好。太耻辱了( ´•̥̥̥ω•̥̥̥` )。
       “不成!下山这么久你是吾抓到的第一只妖怪。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跑了。”语气诚恳态度坚持。
       “少侠,你看我被追杀的惨样,我这么弱,只是只普普通通的猞猁精,那只狮子都比我强。你看啊,往东北走,那里雄壮威武的狼妖;往西南走,那里有一种传说中价值上千软妹币的神物成精了,怎么看都比我有价值得多。”我还想挣扎一下...( _ _)ノ|。
       “……”寒笙面露难色,十分犹豫的开口:“这个锁链是…拾取绑定……”
      “……”别了,我的自由。生无可恋.jpg。
     “真的没有其他方法了吗?不然我就只有吃了你试试了。”我觉得我还可以被拯救一下。
     “你小看吾这条锁链吗?吾告诉你哦!这条锁链可是按照大橙武的规格来打造的。历经43个春秋交替,被纯阳山上纯净的灵气净化过的。只要吾想你连一个手指头都无法反抗我。”寒笙直接给梵乐叛了死期。
      完全找不到挣扎的理由了。让我抽口烟冷静一下( ̄ー ̄)。

     很快,梵乐就想开了,不就被迫认了个主人嘛。这又不是第一个,熬到这小鬼白发苍苍两腿一蹬双眼一翻就差不多了。还是上一任主人好,蠢萌蠢萌地每天坚持给我送金子;当然,最后那5000金我没还。
     “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了。主人你的意思是斩妖除魔捍卫人间还是准备逍遥自在羽化登仙?”
      “……!”寒笙惊讶了,他没想到梵乐如此上道。
      寒笙想了想,答道:“都有吧,况且世界那么大,吾想去看看。”
     梵乐又深吸一口烟,细细回忆了一下离长安最近的几个景点,问:“现在有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千万不要去万花啊!
      “去万花谷吧!吾的道观里好像有好多师兄都被困在了那里,一年也不回来一次。你说是不是很诡异?”寒笙的眼里闪着光芒,绿油油的那种。

      ‘……阿西吧……’生无可恋.jpg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