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今天你的鸡小萌成精了吗?

    脾气不好剑纯×胆子小单修山居

  壹

    沈烨冷时隔多年再次回到纯阳宫,正在打坐。
    本以为出门历练几年会让自己心性变得平和一些,但似乎更加暴躁了。

    “师弟,师弟。”坐在身旁的正太轻声唤着。
     师兄指了指殿门外那一抹明黄。
 
     少年整个身子躲在门后,只探出半张脸,两个黑曜石般的盯着沈烨冷。视线对上后又一个激灵躲回去。
       |•ω•`) 
       壁|д•´)!! 
       |ω•`)>>>
      
      “那个少年一直跟着你呢。你认识的吗?”正太顺了顺一旁仙鹤的白羽,蹭到沈烨冷身旁。
      毕竟这山上天寒地冻的,来个外人不容易。有些女弟子都快按耐不住拿出糖葫芦的冲动了。
      “或许是吧。”门外那颗脑袋又悄悄地冒了出来。

      曾在洛道时,从红衣教手下救过他。
      陪万花友人去日轮山城找他的师兄,在渡口看见他一口蹩脚的东瀛语磕磕绊绊地和船夫交流着。友人见了,觉得这么个孩子一个人去日轮山城凶多吉少,便捎上了他。
      血战天策的青雉草场上,为保持己方的整体局面,自己久违的换了紫霞。在他风来吴山时,默默地在他脚下插了个气场。虽然后来被忍受不了这么憋屈的打法,切回了太虚的自己人剑合一了。
      后来,收获了半个人形挂件。

     听得一脸魔幻的正太师兄露出了然于胸的表情。
     “师弟啊,你运气真好。”
     “居然遇上了成精的鸡小萌。”

     “……”

     贰
   
     沈烨冷是见过鸡小萌的。
     曾几何时太极广场演武时,有一个偷偷划水的师妹坐在台阶上。
     手里捧着一团黄色的毛绒绒,瑟瑟发抖。
     师妹又慌忙地拿出一块羊绒布,将它包起来,只剩两颗黑溜溜的眼珠子和一根呆毛在冷风中。
      心灵被鸡小萌治愈了的小咩萝一回头就看见恐怖的师兄看着自己。瞬间吓得跟手里的鸡小萌一样瑟瑟发抖;而手里的那只则一下将头埋进小咩萝的手里,只翘起叽屁股装鸵鸟。
      最后沈烨冷并没有对小师妹做什么,看在她和叽的表情娱乐了他的份上。(小师妹:手动再见)

      纯阳宫里上上下下起码半数的弟子都被沈烨冷胖揍过。若是有哪个弟子犯了错,就会被告知:“沈师兄请你去喝茶。”“哪个沈师兄?”“这山上没有能泡茶的其他姓沈的师兄。”
      每次泡出一壶清茶,一边和师弟谈人生,一边喝茶,平静自己暴躁的内心;希望等会自己不会把师弟揍得太惨。

      “师兄,你莫骗我。掌门说过,建国以后动物不能成精。”尽管我PVX玩得少,你也不能这样骗我啊!师兄!
      “师弟啊,所以你还太天真。看到这只鹤了吗?”正太一本正经地指了指挥舞着白翅膀扑向门外少年的仙鹤:“天真!你以为这只是师兄我的跟宠,实际上我的本体。”
      沈烨冷十分怀疑地看了一眼门外。大雪纷飞,本是一片宁静的世界,直到出现了撵着少年跑仙鹤和护着头狼狈逃窜的少年。
      ‘确实,跟师兄一样烦。’
      “师弟你不信?我马上就把那只鸡小萌捉进来。”


     叁

     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把少年撵到大殿里,打扰到其他同门打坐传功就不好了。
     两人走出殿外,少年看见沈烨冷露出了欣喜的神情。眼里蹭的一下像是闪出星辰般的柔光。
    这样的目光沈烨冷见过许多次,自从洛一剑救下他后。这样的目光让他想到这终年积雪的山顶散去层云后的夜空;繁星闪耀,绚烂却又不刺眼,温柔地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样的星辰。
    让沈烨冷感到平静。
 
    躲到沈烨冷身后的少年双手扒在沈烨冷的肩上只露出小半张脸,警惕地盯着趾高气昂踱步回到正太身后的白鹤。
    沈烨冷偏头一看,天上星星落到了清泉里,泛着粼粼波澜。
    显然,被欺负狠了。
   
     目光再下移,鼻尖指尖都冻得泛红。少年许是第一次到这寒冷的地方,穿的是前襟开敞的破军套校服。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太保暖。
     沈烨冷想起了师妹的那只鸡小萌。再看看身后这只在风雪中抖了抖,泛红的鼻子抽了抽,已经有了感冒的征兆。

      “师弟你如果对养小动物没兴趣的话可以让给我吗?我那里还有静静、小锦、灰狐、呆龟啥的,养在一起有个伴也是挺好的……”正太师兄开始絮絮叨叨,沈烨冷毫不怀疑等会他会说出拯救吃土小道君承接代练1-95只要35软日常一周28软代抓马抓宠物灰鹅不接代打JJC九段保底战阶14清CD包25人团支持代开老板号价格MMMMQQ23333333!!!
      ‘……手好痒。’


     脱下儒风外衣将整个人裹起来抱在怀里朝自己的居所走去。
      回到屋里,少年又被裹上了一层锦被。
      “烨冷哥……”少年见沈烨冷要走,拉住了沈烨冷的衣角弱弱地开口。
      “我去烧水。”沈烨冷揉了揉少年的头,将他的手塞回被子里。

       “烨冷哥,还有一件事……”少年泡在水里想了很久,向一旁正在换衣服的男人询问。
      “朝歌,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o(*////▽////*)q好!”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