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梅叶 你怕不怕

之前群里的脑洞
emm还是我流无法言语的一句话扩写_ノ乙(、ン、)_

       叶篱今天也在老爹的嘱咐下提着一篮三层的供品离开家了。
       告别闲聊、切磋的同门以及看门大爷,他坐上了去往梅庄的马车。
       冷静,叶篱你要冷静。
       叶篱你要沉着冷静地对待这个事情。
       搞不好,搞不好就……
       他心里默默做了一路的心理准备,直到车夫催促他下车。
       “叶公子,该下车了,不然要按时加钱了。”
       “诶…好的,辛苦了。”
       叶篱抱着篮子站在梅庄旧址前,脸色苍白。
       救命……
       哽咽了一下,他还是一脚迈进这破败荒凉的院子。
       咦!
       一阵阴风猛地将大门关上,吓得叶篱又是冷汗直流,逃似地掠过荒草院子进到屋子里。
       叶篱紧靠在门上粗喘着气,他面前的是梅家人的牌位,桌案上的灰又积了一层。
      他平复一下心情,走过去将供品放上,但看到上一次的供品已变成空盘他又开始心里发虚,手抖得不成样子,瓷碟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在这空寂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响亮。
      “呃……梅叔叔,梅阿姨今天我又来看你们了啊……”
      “这…这几日父亲得了风寒,来不了了还…还请你们见谅吧。”  
      叶篱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不知道说给谁听的话,一边给香炉续上香。
      三缕细烟弯弯曲曲地向上飘着,倒使屋子里多了一些生气。

      “下次换个味儿的香炉吧,这个太冲了。”
     “啊!!”
      一个伴随着冷风的声音毫无征兆在叶篱耳边响起;他腿一软,整个人连滚带爬躲到桌案下。
     “呜…你别过来!”
     那人半蹲下来,看着叶篱煞白的脸蛋,脸上惊恐的表情遮都遮不住,眼里的泪水蓄势待发,就等一个机会流下来。
     “怎么,就这么怕我啊?”他伸出手捏了捏叶篱的脸,感受到叶篱僵硬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哈,你看你脸色怎么比我还要白啊?别弄得自己像个僵尸一样。”
     听到“僵尸”二字,叶篱又开始发抖:“梅梅梅茂秉前辈……您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我我…晚辈一定替您实现的!”
     “真的吗?那刚好我想去找‘老朋友’叙叙旧呢。”梅茂秉笑得灿烂,不过搭配上他那不自然的惨白脸色,看起来就十分惊悚了,至少从叶篱更加害怕的表情来看是这样的。
     “求别……家夫年事已高受…受不得刺激。”叶篱哭着制止了他的想法,恳求他换个不刺激人的“愿望”。
     “那……”

~~~~~~~~

      ‘梅茂秉’当然不叫梅茂秉,他叫梅悦寒,是以前梅庄分家一系,当初灭门一事他父亲梅茂秉外出置办东西逃过一劫,在好友的帮助下远渡重洋与梅剑雄重聚。
      而梅悦寒此次回到梅庄则是取些东西,顺便去看看“梅仙”是否安好。
      他回到梅庄时就遇到了正在上香的叶篱,估计是叶夫保存有梅茂秉的画像,促使叶篱在见到梅悦寒时认错了人,还误辨了物种。
      当时吓得叶篱以为见鬼,三魂七魄丢了大半,跌跌撞撞地逃出梅悦寒的视线。
      太好玩了。
      梅悦寒回忆着叶篱的窘况,将脸扑得更白了。

      一发完,应该没有后续_(-ω-`_)⌒)_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