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八

        红姊会乖乖听话吗?
        不会。
        唐单将他丢进随行的几个五大三粗的“刺头”里,惹得路人纷纷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么柔弱的孩子落入了凶残的恶人谷手里还有活路吗?
        “我要开始鄙视他的审美了。”红姊自然也是不高兴忍不住腹诽严荆好歹也是个极道魔尊,在自家地盘上能呼风唤雨的角色怎么老是收些歪瓜裂枣的下作货色。
       “你不说话我还能当你是个透明的,等会就把你绑回去。”
      “……哼!”

       唐棣带着密报敲开了李斐易的房门。
       “第一个消息,在洛道发现了道辛等人的踪迹;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有个村民认出了他。”
       “第二个消息,【恶人】来报,红姊带着几人已经出发了。”唐棣晃动着手里全红的信件:“道辛此行对叶闻西势在必得,无论生死。他出发前有明确要求红姊留下,但是那个小子却无视了他的命令尾行跟来了。你觉得他想做什么?”
       “……”李斐易接过信扫过一遍后放到了烛火之上:“叶闻西现在怎样?”
       陆烨渐渐显出身形,烛光映照着他碧蓝的眸子。
       “也没什么异常,天天跟曲新一起摆弄奇花异草;曲新不在就去韩先生那里蹭吃蹭喝,还带着苗苗和我的喵喵一起喂胖了。”
      “其它呢?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完全想起了?”  李斐易手里的信慢慢烧完,灰烬散落在桌案上。
      “呃,他说他梦里那个男人前天带他去钓鱼了,昨天在看日出,还约好了今天去踏青。”陆烨挠了挠头又补充道:“现在他应该已经出发(睡着)了,要把他叫醒吗?”
       李斐易被陆烨的形容噎了一下:“你继续盯着吧,尤其未来一段时间内,不要松懈。”
       “了解。”陆烨挥挥手又再次消失于夜色中。
       “看来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啊。”当了许久背景板的唐棣开口:“说实话,至今我那个废物师弟居然还没有消息,我这个做师兄的多少也有关心过;但是,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是藏得太好还是死在没人知道的角落了,真让我担忧啊。”
      “唐棣,我还是有些不祥的预感。”李斐易拉开抽屉从最里边翻出一本兵法,再从兵法里拿出一张纸:“你照这个重新编排一下内线的防御部署,我怀疑已经有人把消息传出去了。”
       “这么肯定?”
       “嗯,【他】不可能没动作的。”
       “那好,我会把【他】拦下来的。”
       
       在唐棣按照李斐易的意思重新部署防御后第一个送上门来的是重嫌疑人员韩淼。
       “韩先生,这月又有信吗?”
       “嗯,新谱的曲子想给温岚兄看看。”
       韩淼也是个老熟人,他有一知己每月必通信两三回,那位知己是他幼时一起读书的同窗,据说是被韩淼的琴音所折服,哪怕远在天边这么多年了也没断过联系。以前不知道时还以为是韩淼的媳妇,通信频繁且写给内人的话也不太好检查,倒是韩淼大大方方地把信摊出来,信上对友人的赞美之词让人简直没眼看。
      伪装成门卫的唐棣捏着这封全是宫商羽徽角的信换了好几个角度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心想‘难道不是他?’
      “嗯,顺风邮递安全到达,韩先生你放心好啦!”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