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七

        红姊在屋内徘徊不止,就这几米的范围被摩擦得十分干净,他死死捏住裙边,手里的配饰快要被捏到变形。
      “你稍稍停下一会儿吧。”严荆对于面前仿佛循环播放的人有些厌烦了。
      “唔啊!我还是没办法冷静下来啊!”红姊猛锤了几下桌子,震得茶具咣咣当当。
     “为什么啊?”他一头嗑在桌上战栗不停:“我只是想去救他啊!为什…为什么不让我去……”
     “道辛他自然有他的做法。”严荆冷笑一声:“当然,说不定他派去的人根本目的就不是营救。”
      听到这话,红姊心里泛上一阵酸楚,道辛是他的义父,是把他从死人堆里刨出来的人,虽然一直说话没大没小的但他是红姊最重要的人;而叶闻西则是陪伴他最久的人,是他最亲近的人。
       道辛和叶闻西的各种流言半真半假,红姊也听说了很多,他不想相信,尤其红姊对叶闻西抱有那毫不掩饰的爱慕。他心里下意识地拒绝流言的真实性。
     此刻,唯一能见到叶闻西的机会,道辛将他排除在外了。
     “唔……是…灭口吗。”
      “现在可没时间留个你纠结了。”一人倚在门口,熟悉的声音令两人震惊。
      “唐,唐单!”红姊惊讶地跳起来:“你丫的没死啊!”
      他凑过去就对这个失踪人口上下其手:“搞什么失踪这么久,当时闻西怎么落到浩气手中了?”
      “这个日后有机会再谈,”唐单拍开红姊的的手严肃道:“闻西受伤失忆了,虽然目前是安全的但是等你义父带人去后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失忆?”
      他回应了一声继续说:“如果是去救他,那我自然没有异议。但是我不信他。只要有朝一日闻西在浩气盟恢复记忆,无论对他自己、道辛还有恶人谷都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所以,我来找严荆借人。我要去救他!”
       “借人没问题,最快能出发的话你需要多少?”
      红姊打断了两人的军火交易:“我也要去!”
      唐单斩钉截铁地否定:“不行,你必须留下来。”
      “为什么啊?”红姊又炸毛了:“就算你不带我我还不是能偷偷跟着去!”
      “红姊,别任性,此行状况颇多,你留守后方比较好。”严荆也开口劝道,随即就给唐单安排人手。

       
       霞光散去已久,盟内偶有几处亮光闪着。
       曲新和左乐一阵猛分析,发现事情有些超出预料,尤其想起左乐那句话就脑壳痛。
     【他,真的是叶闻西吗?】
       那不是吗?捉到人的时候身份腰牌也在就是失忆前后差别太大了。战场上那个脸贴脸起风车的人,却死活不肯碰玉蟾,风蜈靠近一点都会吓得脸发白……
      想着想着,曲新回到了自己院子。
      烛火还闪着微弱的光芒。
      叶闻西趴在桌上已经睡过去了,就连顶上的陆烨也半只脚悬在房梁外睡的挺沉。
      “……啊,你回来啦?”叶闻西睡眼惺忪,勉强撑起脑袋将一个锦盒推向曲新:“苗苗已经睡了,这个是从韩先生那里拿的点心。”
      想到曲新和隔壁韩淼的关系貌似不太好,叶闻西干巴巴地补充了一句:“味道挺好的。”
      会议很长,从叶闻西苗苗离开到茶会结束晚餐翘掉;内容很激情,几人都没怎么感觉到时间过的如此快,直到巡逻兵提着灯笼路过时才发现已是夜深,四舍五入这六个时辰就只进过水。
      曲新捏起一块酥糖放进嘴里,不得不承认虽然韩淼专业学得辣鸡但是副业倒是发展的不错。
      “味道不错。”
      “那就多吃一点吧。”
      “叶闻西。”
      “嗯?”
      “没什么。”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