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六

        “毕竟这药对身体没有损伤查不出来也正常。”
        “甚至还有点保健的功效,这确实是我的失误。”
        当时两位大夫的重点都放到【毒】上去了,对于这个能归为补品的药自然没太多关注。
        “结果隔了这么久才发现,药效都发作完了。”
       “也不全是你们的问题,这也是他的狡诈之处。”李斐易安抚道。
       “啊?”还在消耗糕点的叶闻西一头雾水。
      
     
        李斐易、左乐和曲新找来其他人,继续商谈,将叶闻西交给苗苗看管。
       “师父说了,要我好好盯着你。”苗苗板着脸,坐在叶闻西对面。
       “可是今天天气很好啊,艳阳高照还会有蝴蝶飞出来,池塘的荷花也会开得很漂亮,你就不想去玩吗?”
       “额……不想!”面临巨大的诱惑态度坚定的苗苗抵抗住了!苗苗你真是好样的!
       “可是我想去啊。”叶闻西换上了一幅理所当然的语气。
       “诶?”
       “这样吧,我想去栖霞幻境很久了,苗苗你当我的监护人陪我去看看吧,呆在这里太无聊了啊。”
       “可是……”
       “去嘛去嘛。”语气低下态度诚恳无法拒绝!
       苗苗还是年轻了,她实在无法理解一个男人究竟要怎样拉下脸皮撒娇还不会令人反感,迷迷糊糊地就跟叶闻西以前顺着蝴蝶飞舞的轨迹走到了栖霞幻境。
       
        令(正常人)人智熄的琴音破坏了苗苗(以及偷偷跟着的陆烨)的好心情。
        ‘呜呜呜呜,为什么韩老师的水平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啊QAQ’
        叶闻西见这个先来的“熟人”也挺高兴的,抱着双手捂耳的苗苗就往韩淼方向去:“韩先生!”
       ‘不!别带我过去QAQ’
      “叶公子身体可是好了些?曲大夫和左大夫舍得放你走这么远了?”
       “嗯,他们查出来了,说我之前吃了个强身健体的药。”叶闻西在李斐易那儿塞了几块能噎死人的糕点后对韩淼这边的小食抱有了极大的兴趣。
       “…额,连保健品都查啊。”韩淼收到他的暗示,倒了一杯花茶给两位,并在苗苗那杯里加了点蜂蜜。
      “唔…甜甜的!”听觉收到损伤的苗苗在味觉上得到了满足,表示感觉不错。
       “蜂蜜啊我也要!”口味并不怎么清淡的叶闻西要求加料。
       “嗯嗯,都有。”俨然变成半个服务员的韩淼认命地给擅长撒娇的大龄儿童添上蜂蜜。
       ‘啊……我也想一起开茶会……’树上无法享受福利的陆烨表示QAQ。

     
       一只颜色艳丽的鸟儿穿过层云落在了南天别院一间屋子的窗台上咕咕叫着。
      带着锐利手甲的男人将裹藏在羽毛里的信件抽出:“有消息来了。”
      内间里人没反应,男人一边走一边拆去印在火漆上的蓝色羽毛。
      “他暂时是安全的,但是李斐易他们已经发现药的痕迹了。”
     躺椅上的人闭目,反应有些迟钝:“嗯?啊…那也快发现了吧……”
     “那我去准备营救了。”男人烧掉了信,带着灰烬准备离开。
     “啊…还有,”隔着略渗血迹的绷带,他揉了揉额头:“顺便解决一下,马上要杀进来的那个。”
      大门应声而倒,冷冽的剑气刺入屋内——
     ——“他在哪?”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