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五

         “你们觉得呢?”
         “我觉得很有可能。”
         “韩淼可是叶闻西第一个主动接触的人,怎么看都有可疑之处。”
         “是啊,而且我认为他是用那根本不会有人想听下去的琴声在传递信息。”
        就《论韩淼是卧底的可能性》展开的讨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具体表现为:
        “我现在就去给他申请个空旷的地牢。”
       “我愿意出资请个和尚天天对着他念经,看他招不招。”
       ……
       不过还好,反对意见也是有的。
       “你们冷静一点,以前音律课的时候他就只能弹出这种水平了。”来自一起上过课的叶若溪
       “是啊,虽然他的琴技确实很糟糕,但他建筑美学倒是十分优秀的,以前还到青岩交流学习过的。”来自读书人的左大夫。
        “嗯!而且他那里的小糕点味道真不错!”来自在执勤期间偷偷摸鱼的陆烨。
         “综上所述,有待观察。”李斐易总结道。

         韩淼的身份也是十分清白的。以前是跟随老师进入了浩气盟,但由于不喜打打杀杀,一直以乐师(家眷)的身份呆在盟里,除了制造不和谐的噪音之外,一直安分守己,;书信来往也都正常,跟家人回信,与知音交流,都查不出毛病。
         但这不是他洗清嫌疑的理由,这样透明的人在盟里有许多,像是苗苗就是另一个清白的例子。
        
        叶闻西又在浩气盟呆了许多日,每天无所事事,定点串门,过得不像个俘虏也不像个病患。
        “我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活动范围一点点扩大的叶闻西出现在李斐易的书案前。
        “等你全部记起来了再说。”李斐易将被叶闻西压住的信纸抽出来。
       “那记起一点点算吗?”叶闻西伸出手比划一下:“大概,指甲盖那么一点点。”
        李斐易停下手中的工作,认真问道:“想起什么了?人物地点时间?”
       “嗯……就是做梦,有个穿白色衣服的人牵着我在雪地里走,”叶闻西算了一下:“走了…五六天吧。”
       “那人的具体特征呢?大概多高?面部有没有疤痕之内的?”
       “嗯…大概比我高半个头,穿得灰白灰白的嗯,疤啊……”
       “疤的话……胸口好像有条。”
      “……胸口的你怎么知道?”
      “呃…印象里有啊。”叶闻西比划比划:“左上到右下的一条,大概嗯…一指长。”
      “……”
       李斐易沉默,以往跟叶闻西有关的情报人物貌似没一个能对上号的,虽然也有可能是情报以外的人,但是能与叶闻西熟悉到知道伤口却又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物……太难找了。
       不过李斐易还是把这点记下来了,万一以后就用上了呢。
       “怎么了?”
       “额…没事。”李斐易不会告诉叶闻西他想到了关于他流传已久的风流韵事,当然里边的人也没一个能对上号的。李斐易顺手拿了一块糕点塞给叶闻西。
       “唔!好吃。”他两腮帮子鼓鼓的,慢慢嚼碎咽下去,嘴角还留有点点残渣。
        “慢点吃,喝点茶。”这有些噎人的糕点李斐易一盘最多能吃两块,看着面前的人儿吃得这么急怕他噎着,倒了杯冷茶给他。

       门外的曲新站了有一会了,面色有些难看。
       “有结果了吗?”
       “……嗯”
       “我查到一点药,应该是在他受伤后服下的。”
       “什么?”
       “确保他不会恢复记忆的药。”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