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四

       趁着暮色,曲新领着交接到手的呆叽绕过一条又一条小路回到了自己的‘龙潭虎穴’。
     
       “啊,又到了这个时候。”曲新原本挺轻快的心情伴随一阵琴声变得阴郁起来。
       “怎么了?”叶闻西倒不太在意这宛如车祸现场的琴音如何,毕竟他这个音痴的耳朵只需要用来辨别是谁在说话就可以了。
       “不用管,只是个在长歌门挂掉必修科目的留级生而已。”曲新对这个每天准时魔音穿耳骚扰自己和自己的蛊的人充满了恶意。
       “呃,这样啊。”

       第二天在接受曲新检查并喝下完全不同于左乐级别的‘正常’药物后,叶闻西愉快地绕过十分漂亮且一看就有毒的花花草草奔向了隔壁。
      
      “先生您好,打扰了。”叶闻西自觉地坐到了精致庭院中的亭子里。
      “在下姓韩,字淼,先生二字担不起。”韩淼停下了调音的手:“叶公子怎么会来寒舍?”
       “今日借着晨光,见先生这庭院珠围翠绕,修建得十分雅致,就不禁想来瞧瞧开开眼。”叶闻西自醒来就总被限制人身自由,左乐那院子不能随便逛,随便一株花花草草都能让左大夫抓狂,而曲新的院子更不能随便逛,随便一株花花草草就能要了他的命;而韩淼这里好啊,要山有山要水有水,抬头还能看见七星岩的一角,借位得十分巧妙,可以说观赏性极强了。
       “哈哈,在下不才,往日就喜爱在风光绮旎之处奏歌一曲,这挺庭院着实花费了我不少心血。”
       “是了,昨日偶然间听到先生一曲,仍觉其余音绕梁,还想再听听,望先生成全。”
       韩淼见叶闻西如此认真的神情,心中大喜:“好!前些日子新编了一首曲子,今日就先让叶公子鉴赏鉴赏。”

      渐渐响起的琴声刺激得曲新一手捏死了手里的子虫,直至午时曲新将叶闻西拎回院子并禁足了他。
      倍受折磨的陆烨将叶闻西会面韩淼的事情报告了师父和李斐易,并且加上了许多主观形容词,收获了李斐易赞许的目光及师父充满怜爱的抱抱。
      
        “果然,这也是个音痴啊。”
        韩淼随意拨动琴弦,发出不成旋律的杂音。

       
        道辛一人裹着狐裘,喝着热酒,他觉得脑子渐渐清醒。
        在叶闻西离开这段时间里他突然觉得叶闻西似乎掌握了过多的权力,虽然不妨碍凛风堡的上下运作,内部排除掉红姊这跳得最欢的家伙还是十分和谐的了;谷里眼红自己这个位置的人还不少,尤其现在浩气强势,王谷主有意要排除一些不和谐的因素来团结恶人谷。
        很明显,谷内看不惯他的很多,而跟他有过节的就更多了。严荆已经多次对埋伏在扶风郡通往凛风堡路上的劫镖人士视而不见,被劫镖的通常都是他的人。
       叶闻西在谷内的人缘挺不错的,有他在的会议往往进行得都很顺利,没有人会阴阳怪气地互嘲,红姊也不会突然跑进来捣乱。可以说是十分令人放心了。
      ‘当初那个可爱的玩意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道辛对比了一下刚入谷的小白兔和现在八面玲珑的样子,有些怅然。
      “唐单找到了吗?”
      “目前还没有消息。”
      “继续找,”道辛猛灌了一口烈酒,眼里闪过一丝凶狠:“派个人,去浩气盟。”
      “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