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三

        梦中有一个人牵着自己手漫步在一片苍白的世界。
        白色的风吹起他的衣摆。
        “要去哪?”
        “……”
         他得不到回应,也无法挣脱开牵着自己的手。
        “叶……”
        “叶闻西……”
        “叶闻西,吃药了。”   
        他还没看到那人的面容就被严格的大夫叫醒了。
        手里这副药黑乎乎的一看就知道不好喝。
        “喝完了?这么快?”
        “嗯,”他将碗递还给了左乐:“一口。”
        “……”左乐没想到这个失忆的叶闻西这么配合,他已经很久没有照顾过这么听话的病人了,陆烨和伊娜这师徒俩一听要喝药就玩消失,叶若溪倒是找到个好理由去休假,唐棣根本不会来,就连李斐易也是一幅慷慨赴死的悲壮脸:“呃…好孩子。”
       房梁上的陆烨看他毫无不良反应地将左乐的药喝完,心里不禁佩服起来。要知道左乐有将药配苦十倍的能力,哪怕是板蓝根也能苦到失去味觉。
      
      叶闻西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呆在左乐的药院子里,周围只有左大夫和一个苗苗。
      “我能出去吗?”叶闻西喝完药问道。
      “不能,你现在要静养。”左乐驳回。
      “但是这里太闷了,你的花花草草我都认完了。”
      “我可以给你找些闲书看。”
      “可是书虫我也碾死好多只了。”叶闻西依旧不依不饶,为自己争取些许自由活动的范围。
      “不行,在你恢复记忆之前乖乖呆着。”
     “……”早知道就不乖乖吃药了_(:з」∠)_

      隔天,李斐易在办完公事后来了,还顺带上了曲新这个满肚子黑水的家伙。
      “师兄,将军你们来了!”苗苗活泼的声音打消了叶闻西沉闷的心情。
      曲新先一步进到屋子里,掐主叶闻西的下巴:“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试用蛊哟。”
      “不行!”左大夫严厉驳回了他的想法:“你那法子太损人了。”
      曲新摊手对李斐易说:“看吧,我都说了左大夫不会同意我动他病人的。”
     “不过啊,”曲新转头看着呆呆的叶闻西笑道:“他这个样子可比跟你在金水镇对骂时可爱多了。”
      “想起了有什么好的,做个无用的人质不好吗?等把大鱼钓出来了,顺便‘叛变’恶人谷也挺好的。你们觉得呢?”
     “……”
      李斐易和左乐并不反对曲新这个想法。要说叶闻西也是一流高手,前能冲锋闯阵后能帷幄运筹,能加入浩气盟也是一大助力,哪怕是日后恢复了记忆想要恶人谷再接纳他也是极难的。
      “但是我想想起来。”
      叶闻西十分认真地回答了根本不是问他的问题。
     ‘…哇,真有勇气啊。’房梁上的陆烨没能按耐住自己吐槽的欲望。
      “左乐,这算病人同意我下手了吧。”
      “……行吧,毕竟我们也需要过去的叶闻西。”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左乐与叶闻西相处这几日使他心中隐隐有些预感,叶闻西失忆到现在这个状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我去调动警卫。曲新,黄昏后带他去你那里。”李斐易向一直隐身的陆烨使了个眼色。
     
      “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每天都乖乖吃药看书晒太阳,日子比我的猫都过得舒坦。”
      “……其它呢,就没有一点恢复记忆的迹象吗?”
      “没有吧,他是最近是呆烦了,像我的猫总不可能一直关在一间屋子里吧。”
      “……别拿猫比喻。”
      “但是真的很像啊!最近喝药也是一小口喝的。”
     “不过……”
     “不过什么?”
     “他真的很厉害啊,一开始能一口气把药喝完!”
     “……算了,你继续盯着吧。”
     “好的(・ω< )★”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