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二

        凛风堡内。
        叶闻西被俘的消息最早来源于红姊。
        那日叶闻西同往日一样,在分会带着人巡山,红姊乖巧的坐在叶闻西身后,唐单依旧隐于暗处。
       浩气的伏击从平顶村一直到红叶湖,在红叶湖恶人队伍被打散双方在斗争中皆损失惨重,浩气折了半支精锐小队,恶人叶闻西重伤被俘。
       红姊拄着拐杖气冲冲地找到道辛:“给我分人我要去救他!”
       道辛放下手中的书:“你不要在这个时候任性,叶闻西会没事的。”
       “九个探子都没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闻西怎么可能在那有好果子吃!”红姊对道辛敷衍的态度非常不满。
       道辛不想再多说吩咐人将红姊带回去静养。
       失了叶闻西倒是便宜了别人给道辛添堵。首当其冲的便是扶风郡守严荆,这位苍云军出身的极道魔尊对道辛这个还俗的邪道和尚十分看不上,要不是以前陈和尚做得太过火,说不定下一个连恶人谷都容不下的就是他了。
       “唐单找到了吗?”红姊并没有乖乖呆在凛风堡,他偷偷找到了严荆,这两人私交还是不错的。
      “没有,连衣服角都没找到。”严荆的分会驻扎啖杏林,是上路最后的防线。
     红姊咬着指甲脸色一片阴霾:“道辛那个家伙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到现在还不去救闻西;唐单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居然没保护好闻西,有什么用啊!”
      “你这着急也没用啊,有这功夫倒不如说服道辛派人去救他。”

      “失忆了?”
      叶闻西被摁在椅子上,周围围着八位武林天骄以及自他醒来后看到的左大夫。每个人的表情各有各的纠结,叶闻西感觉十分不自在,又往里缩了缩。
      “确定不是装的?”
      “这纯良的眼神装的真好。”
      “要不还是拖到地牢里先揍一顿吧。”
      “你们都冷静一下,他伤到脑了,现在瘀血还没化。”
      李斐易拿出几张画像指着其中一幅问:“对这孩子有印象吗?”
      “没……小姑娘挺可爱的。”
      “仔细想想,他很黏你的,寸步不离地跟你后边。”
      “……真的没有,难道是我妹妹吗?”
      “呃,不是。”
      李斐易手里拿着画像是红姊的。红姊的来历很清晰,他是个孤儿,被道辛捡到后送去七秀坊习武,后被接回恶人谷安排在叶闻西手下;他可以说是除了那个神出鬼没的唐门外,私下与叶闻西相处时间最多的人了。
      看来忘得真的很彻底啊。
      “那你还记得以前什么事?”
      “红枫……”
      “嗯?”
      “我在看红枫,醒来后左大夫对我说:‘叶闻西,你醒了!’就这样。”
      “看枫叶之前呢?”
      “想不起来了,真的。”
      “……啧。”
     
       “总之,先在地牢里赛个人进去吧。”最后还是决定先将叶闻西失忆的消息瞒下来,而且还必须将他活动范围限制住,尤其是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探子还潜伏在浩气盟内。
      “陆烨你跟着他,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任何人包括盟主七星、你们吗?”
      “是的。”
      “这段时间左大夫会治好他,不排除他记忆会逐渐恢复,要是有什么异常先控制住他。”
      “还有,他接触过哪些人都要报告给我,或者给你师父汇报。”
      “嗯,放心交给我吧(・ω< )★”
      李斐易见陆烨消失了,叹了口气,心中有止不住的激动。
      叶闻西虽是道辛的第一把手,但实际上两人的关系
并非不是那么融洽,早些年更有叶闻西入谷的一些流言蜚语,李斐易和叶闻西几年交过那么多次手,总会有发现他的行动与道辛命令有出入的地方。
      他也怀疑过叶闻西是己方的卧底,但他委婉得询问唐棣的时候,对方毫不犹豫赏了他个白眼。
      “不过,放心好了,我们有一个可靠的战友在还在恶人谷孤军奋战,要早日接他回家啊,李将军。”
      “会的,终有一日我们会打到凛风堡接他回家!”

tbc
嗯,这个设定是恶人弱势,毕竟浩气的007太能干了_(:з」∠)_
以及,这叽是真的失忆了不到叶闻西阴谋揭示的时候他是不会恢复记忆的。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