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随缘爬墙

蓝羽信 一

     浩气盟在枫华谷成功缉拿恶人谷祸世魔君叶闻西的消息一路传到昆仑。这位凛风堡主的得力下属被俘,恶人谷内部也是暗潮汹涌,趁着这个机会或许会让恶人势力来一次换盘。
    
     “他状况怎么样?”李斐易站在房门口,向里忙碌的万花大夫问道。
     左乐停了下:“不太好,昨晚才降下温,现在又开始发热了。”说罢又是给人头上的换下湿毛巾。
    “那……有何异常?”
    “没有,这几日都是往常的兄弟在值守,我让苗苗查过,没有换班的人。”
    “啧……左大夫,请你务必让他醒来。”
    “这是定然的,李将军你去忙吧。”左乐看着那传信使已经在外等了许久,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同李斐易说,便就让他离开了。

     左乐看着这人睡得极其安详,丝毫没有被发热所影响,也就稍微脸红了些许。
     世人都说有手上占满鲜血的人在午夜梦回时总会有鬼魂来骚扰他,会让他寝食难安。而没有心的人就不会被鬼魂缠上,可以安安心心地大鱼大肉做白日梦。
     叶闻西重剑之下死伤无数,怎么看都是一个会被恶鬼索命的主。
    左乐想起漫漫黄沙中抵在自己心脏前的剑。
    “奶妈不杀,滚吧”
    一行人翻身上马在叶闻西的指挥下走得干干脆脆。
    “快点醒过来吧,叶闻西。”

     
     初来乍到的萌新陆烨半道遇上了李斐易,两人便一起前往议事厅,那里已经有人等着了。
     “久等了。”
     在场的八人人皆是浩气盟的武林天骄,各自从据点赶来已是不易。
     “【蓝羽信】目前已经搜查到了10封,洛道、巴陵和金水各清理出了三名恶人谷的细作。”
     李斐易拿出【蓝羽信】道:“而这第十封,发现于栖霞幻境。”
    他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发现这封的是陆烨,他可以由伊娜来做担保。”被点名的陆烨依旧是茫然脸,另一个伊娜翻了个白眼。
     “我们的卧底在我们找到第一封【蓝羽信】使就传书回解释过,【蓝羽信】是凛风堡主的卧底小队的联系方式,而这支小队基本由叶闻西来联络和分配。”
      “而现在,叶闻西被俘的消息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而那未现身的细作只有两个选择。”
      “将他救出去,但是风险太大了。”叶娅恬并不看好这个方案。
     “要么,在得到消息并确定叶闻西没有泄露情报后杀人灭口。”唐棣接下话。
     “是的,总之这个人必须要和叶闻西接触。”

     就着如何揪出卧底这个话题,屋内七人(陆烨—旁听)一直聊到了黄昏。
     “虽然打断你们不太好,但是……他醒了。”
     左乐敲了敲门,打断了严肃的讨论。
     “!”
     “能说话吗?”
     “能在地牢里折腾吗?”
     “好歹是习武之人怎么也能扛得住三四十来鞭吧?”
     得知来之不易的俘虏终于能派上用场,众人纷纷进入了血腥的拷问幻想环节。
      “能是能,只是……”
      左乐身后冒出的青年顶着同陆烨如出一辙的茫然脸与众人对视。
     “他失忆了。”

tbc

还是简单说明下
all藏向,偏正剧,肉会有但很少(小声:也可能没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