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墙头众多,但all藏洁癖,坚持做一个透明

蓝羽信 还是番外

        然而事情并不如叶闻西想的那样顺利发展。
        除夕之夜,在守岁期间叶温岚拉着叶闻西说了许多他没见过的东西,比如——雪。
       “温岚在山上不冷吗?你以前早春时吹点风都要抖一阵子吧。”
       “不,有黎道长陪着我就不冷。”
       叶温岚打了个哈欠,脑袋靠在叶闻西肩上,一脸快要睡过去的倦意。
      “困了就睡吧,一会儿我叫你。”
      “不,”叶温岚又动了动将头放在一个最舒适的位置:“往年我都睡过去了,今年应该能撑住。”
     叶闻西拉过披风将叶温岚同自己裹住,这边邻近西湖,冬天时气温总要低些。
      “……随你吧。”
      
      守岁一过,墙外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声格外热闹。
      新的一年,开始了。
      叶温岚达成了一个小目标心情也是兴奋不已,不过这却阻止不了他的身体发出不适的预警。
      “回房间睡……”
      叶闻西刚想拉着叶温岚回去睡觉就被黎妄截胡了。
     “该睡觉了,温岚。”
      黎妄就像当初带走叶温岚时一样,单手就将人抱在怀里,而叶温岚则顺手勾上黎妄的脖子。
      “叶少爷也早点休息。”
      “哥哥晚安。”
      “嗯,你快睡吧……”叶闻西别过头不去看他们离开的方向,将视线挪到天空中:“我再看会儿烟花。”
      这晚,叶闻西在院子里独自坐到最后一簇烟花绽放。
      此后的每一年里,只有除夕时叶闻西才觉得自己是完整的。
     
      随着年岁的增长,叶闻西也微妙地发觉自己有些不对,尤其是在名剑大会邀请函里偷偷赛了一张寄给黎妄这个非人类被回拒后,叶闻西当时就想杀上华山之巅。
      “脸色别这么可怕啊,这一副要赶着送人全家进地府的脸可不适合摆在饭桌上哦。”当年那个灰扑扑的矮子长大了还是老样子,跟一桌的叶闻西和韩淼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他心大不介意。
      “再说一句就滚出去要饭。”叶闻西气愤地啃吃下一块红烧肉。
      “好好好,我闭嘴。”他自觉地塞了满满一口的米饭。
      气氛有些僵硬,他在努力咽下后悄悄的对韩淼说:“果然…是感情问题吧。”
     “也算吧,不太好说。”韩淼也曾替叶闻西向万花医生咨询过这些个心理问题,不过那位医生给出的建议不太实用,远渡重洋看…骨科医生什么的。
     得到答案他一幅了然的表情凑过去搭上叶闻西的肩膀:“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最近在城郊的时候认识了一位云游的大师哦。”
     “每次跟他说话都觉得佛光普照,有什么事去和大师聊聊吧。”

      采纳了建议的叶闻西带着素斋和两位好友就到了城郊的荒庙,这是叶闻西与道辛的第一次见面。
      彼时,他还是个被超出亲情的感情所困惑的少年,而道辛已是红莲岗的据点首领,下扬州来挑一件上手的兵器。
      最后没想到却是顺走了两个人。

tbc
没想到居然能拖这么久还是没磨完_(:з」∠)_

还是习惯画妹子ORZ

打通咯我的五宝BB凑齐了QAQ

还是瞎几把乱涂的挑衅脸尼禄
来一次one on one 的沙滩排球吧!
_(:з」∠)_

瞎几把乱涂

蓝羽信 番外〔上〕

大概有大量的骨科描写,慎入!
讲一下没头没尾的故事的头。
下章继续骨科和一笔带过的尾(○`ε´○)

       叶闻西出生时哭得惊天动地,接生婆子都笑着说:“这孩子,有活力,命好!”
        而另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在他的哭声下仿佛不存在。
        叶闻西有一个弟弟——叶温岚。
        事实上大部分同龄人都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
        许是还在娘胎时,叶闻西争得了更多的养分,导致弟弟叶温岚格外虚弱。在叶闻西都能在院子里和其它孩子一起嬉戏打闹时,叶温岚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在叶闻西和同窗上窜下跳时,叶温岚喝着苦味浓郁的补药。
        那个如乌鸦般的道人警告夫妻二人要将叶温岚小心地养着,秘密地养着,最好不要带他离开屋子。
       “闻西可要好好保护温岚呢。”
        “嗯!”
        他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已能抡起重剑(虽然是最轻的那把),但他还是觉得,弟弟要比剑重,重很多。
        后来,他才知道这种重量叫责任。

       “闻西闻西!”窗外冒出一个灰不溜秋的小子,将叶闻西从课堂上引走:“看,最正宗的稻香饼!分你一半。”
       叶闻西接过那半块还在掉渣的稻饼,注意到他背后的小包里还塞满了稻香饼。
       “那那些呢?”叶闻西指了指露出来的部分。
       “偷偷给你弟带的,别跟你娘说哦!”他狡黠一笑多开了叶闻西的拳头。
       “别给他吃啊,会不消化的!”然而叶闻西呐的喊没用,他逃的飞快,一路上还掉了几个。
        韩淼捧着一卷《诗经》找到了叶闻西,还没开口就被他塞了四分之一的稻香饼。
       “味道怎么样?”
       “嗯……好吃。”

        叶闻西上学玩乐看弟弟的生活止于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虽然在父母眼里那是救命恩人,但叶闻西就觉得那不是个好人。
        “那这小子就交给我了。”
        当年那个鬼道士用那只常年持剑的手抱起瘦弱的孩童离开了。
        带着他的诺言,他的牵挂,他的半颗心。
        离开了扬州绿水,去往了华山寒雪。
        “黎妄道长会治好温岚的,他可是【仙人】呢。”
        “等过年时,再见到温岚说不定就和闻西一样了呢。”
       父母是看出了他与胞弟分别的痛苦,于是这样安慰道。
       自然,他也是如此接受了,并暗下决心好好习武念书,等那个鬼道士将叶温岚还回来后,自己亲自教他读书阅乐。
       这皆大欢喜的事情。
       这下子,叶温岚一走,叶闻西有个弟弟这个事实就基本上站不住脚了。

       与胞弟分离的第一个除夕那晚,叶闻西告别好友回到家里发现叶温岚果然回来了。
       自他进门时就发现了自己正和父母交谈甚欢,这副场景就像是他以别人的视角看一样。
       屋子里的“叶闻西”转头看见了他笑得开心,小跑着扑进他怀里。
       “哥哥!”
       “温…温岚?!”
     
       黎妄说的没错,他将叶温岚带走后叶温岚确实开始像一个正常孩子一样成长了,虽然他的身体依旧羸弱但却不似以前病怏怏的模样。
      叶闻西抱着这同自己几乎没有差别的人,心底油然而生的一种完整的幸福。
      他的弟弟,他的半身。
      回来了。

= = = =
     有种说法是双胞胎是一个人分裂成了两份,所以双胞胎都特别默契_(:з」∠)_

翻到了以前买得东西
那时候好在鲁鲁修R2的狂欢期里
还有C妈的画集,封面是侑子
我永远喜欢C妈!

终于打过杀生院了QAQ
84个回合_(:з」∠)_

蓝羽信 十一

         韩淼的撤退行动并不是十分顺利,但还好他是一个有准备的人,前方就有一个能让自己顺利脱身的【机会】。
        韩淼一手捞起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伊娜,琴中剑横在她颈间。
       “看在偷偷以前多次拨乱我琴弦的分上,就当一次挡箭牌吧。”虽然伊娜并不能听到。
       “师姐!”陆烨见自家师姐昏迷被挟持十分着急地喊出来了。
       “看来唐单进行得很顺利啊,”韩淼注意到伊娜背上的伤口,在外圈的血迹有些发黑:“要是想她在毒发前还安全活着的话就呆在这里,半柱香后再来找吧。”
       唐棣了然,在李斐易安排前吩咐了人迅速赶往南屏山河岸。以伊娜安全的前提,绝不能让他们从水路离开。
      当然,怎么可能隔半柱香再走,是要在保持韩淼看不到的距离继续跟着,这是双方心照不宣的话。
     
       韩淼赶到时,叶闻西正在船上看着他。
      “好久不见,闻西。”
      “嗯,好久不见…小淼。”他还是选择了以前那个亲密些的称呼。
      韩淼回忆起这些年自己跟心悦之人分别的日子,十封信,兜兜转转能收到回复的只有二三,更多的倾诉埋葬在烛火里化为灰烬。
      “走吧,送你回家。”
      叶闻西其实并不想将韩淼扯进这阵营浑水,或许只是在某次他的求助上,改变了他们单纯的交流。
     “不了,去恶人谷吧。”
     “我想去你身边。”
      韩淼笑着答道。
      叶闻西不想,但韩淼这是光明正大地站在自己身边与浩气盟作对了,他不能再呆在浩气,也不能回长歌。
      这一切,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错,是——

      “真是下了一盘好棋啊!叶闻西!”追赶上的李斐易等人打断了叶闻西的愧疚。
      韩淼见人来势汹汹,一个扶摇跳上船头。再随手将伊娜的身体一丢,果不其然被隐身的陆烨接住了。
      “借我浩气盟之手除掉自己的眼中刺,还想带着奸细就这么轻易地离开吗?”
      “李指挥,我等可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下次枫华谷再见可要小心了——”叶闻西拉长了声音:“别像道辛那个蠢货一样被捅刀子。”
      “呵,这不恼你费心。下次我就带着你那小跟班来见你。”李斐易赌不准韩淼的可信度,他始终记得叶闻西曾数次为了红姊的伤势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胜利。
       叶闻西听到这话,转头看了韩淼一眼。
       他回复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那就拜托李指挥费心调教他了,”叶闻西又笑了起来:“哈哈,希望下次见到时他多少能有些长进吧。”
        “可别再像我养的雀儿了。”

        最后,船顺流而下。叶闻西带着潜伏数年的细作离开,留给了浩气沙岸边的陷阱,道辛的人头以及……被抛弃的红姊。
       “……”
       “红姊,你怎么想?”
       “……报仇,为…义父……”
       “向叶闻西复仇!”

end
突然发现拖了好久,期末到了一点一点地扣内容啊。
本篇就完了,还有一个番外理一下就完了_(:з」∠)_

希望明天的单人池子能让我出货
求你了!穿花嫁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