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无暮

塞西尔一生堆 潘多拉之心中毒 小白基er

今日最佳的jjc感想

我爱藏剑一辈子
我爱藏剑一辈子
我爱藏剑一辈子
       脱下冰心的我打算去感受一下云裳,基本大战奶装的我顶着三万三的血量出现在天天山碎冰谷,这个我玩冰心时最喜欢推人的地方。
       斜眼一看,我的队友是一个特别标准的黄叽——叶X,心头沉思:h“来吧老哥!就让我们上演一次西湖二人转吧!”
       然而对面让我对胜利产生了一丝怀疑,四万血的补天和版本爹。
      是了,jjc七段基本都是四万血。而我的七段……是冰心打上来的。
      只要不被擦地板就好,别的不求。
      为了鼓舞士气:“大佬加油!” 然而叽并没有理我,站在离对面霸刀最近的角落,我想他是接受了我不太熟练的吹捧,或是……根本没有看战场频道。
      上元!翔舞!对面的霸霸冲了过来,救命啊刮鱼鳞啦啊啊啊!
      八分钟后,看着上元最后一跳,奶满了94.6%的叽,我又套了一套持续上去,蝶弄足前奔30尺,脱离了霸霸醉斩距离,绕着铁柱子跑。
      我不禁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这个霸刀莫不是18手水货。
     大佬也很努力地打着奶,曾也多次将血量压下过半,但终归打不死。
     大佬我不怪你,毕竟我懂打奶的痛苦。
     直到15分钟后的dps量惊呆了我,奶量惊艳了我,比霸刀高,比毒奶高。
    真好,大佬,我有了继续奶下去的目标了。

不止是丽江

不要去云南!不要去云南!不要去云南!

单抽出奇迹,第五张呼符!
这下好了,唯二的两张五星都是贞德😂

虽然话是这么说,本质上还是一个人呢๑•́₃•̀小吉尔。

论吉尔伽美什到底有多讨厌。

干死你个小恶魔 伍

只是一丢丢擦边都被吞了😰
走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6628547372033

干死你个小恶魔 肆

       杨默默默吃面,叶阮默默吃面,戚原一边看小黄本一边吃面。
       “这个姿势…啧啧…你们昨晚玩得挺高端的啊。”
       “哥,原哥,差不多了啊。”大佬我快给你跪下了!求闭嘴!
       “我吃饱了。”叶阮放下碗,黑着一张脸缩回沙发。
       杨默将洗碗的工作推给戚原后回到客厅,打算跟叶阮好好沟通一下。
      
      “小阮,昨晚对不起,真的…不是我本意。”杨默是真想好好道歉,却没想到叶阮倒是一点就炸。
      “本意?!”叶阮蹭的一下将杨默扑倒在沙发上,跨坐在他腰上揪着他的衣领:“杨默,杨老师,你就一点都感觉都没有?”
      杨默很想解释,但眼前的画面一不小心又和昨晚的绮丽记忆重合了。
      “我……我是有的,但那时我们都和醉了…我对不住你。”是的,喝醉了,哪怕在等待的冷风中半小时,只要叶阮靠过来,轻献上一个吻,那就比几瓶二锅头都管用。
      “我会补偿你的,只要你提出来,我都会满足你。”
      “杨默,杨默,杨默杨默……”叶阮一连叫了好几次杨默的名字:“满意了吗?你的需求我也可以满足你。”
      杨默听着真想捂脸。这是昨晚的时候杨默让叶阮叫他名字,但叶阮这个恶趣味就想玩点情趣,一直只叫“杨老师”,弄得他臊得不行。
      “承认喜欢我就这么困难吗?”叶阮弯下身越压越近,颇有逼问的意思。
     “我……”

    还在纠结的杨默一开口就被客厅座机的铃声打断了。
     叶阮收回那副黑面鬼表情,深呼吸一口,去接电话。
     “喂,诶!软软你今天怎么还不来啊,打你手机也不接。”电话那头是带着一丝变声期沙哑的爽朗少年音。期间还穿插了一个少女的声音:“哪来那么多废话,告诉他今天是那老阎王值班,已经被记上黑名单了。”
      杨默知道这少年少女是谁——叶阮的狐朋狗友。
      狐朋——楚伊;杨默对这女孩十分印象深刻,曾在少年宫带班的时候,楼下就是跆拳道班,她在一挑三,而本人却又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狗友——李自靖;传说中的军三代,脸皮极厚,有一个大他八岁的恋人。杨默本来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但架不住叶阮的闲聊中总脱离不了李自靖的恋情。(绝对是暗示!)
     
      “啧,我去上学。”叶阮跌跌撞撞地往卧室走,倒是杨默冲过来扶住他,而此时拴着围裙的戚原擦着盘子站在门口说:“我会给你班主任请假的。”
      突然想到什么都的戚原表情十分欠揍:“等会需要我给你上药吗,软软?”
      叶阮脚下一个踉跄,还好杨默反应够快,否则就真的摔下去了。
     “滚出我家!”

干死你个小恶魔 叁

        与杨默和猫的和谐君臣气氛不同,戚原与叶阮向来是针锋相对的。
       戚原看见窝成一团熟睡的叶阮毫无怜惜之心,十分粗暴地掀开被子把人弄醒了 。
       “你特么的怎么在这?!”原本还睡眼惺忪的叶阮看到戚原一下就吓得清醒过来,瞬间炸毛拉着被子缩到墙角。
      “阮阮你还真是健忘呢,昨晚明明叫的这么欢,早上起来就不认账了。”曲戚原一边说着令在场两人都恶心不已的话一边爬上床向叶阮靠近。
      “不可能!昨天明明是——”
     “杨默,对吧。”戚原笑得像只狐狸,看着叶阮那震惊脸心里特别高兴。
      “你——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杨默可管我叫哥,看看这脸,仔细想想,昨晚——”戚原伸出手轻触着叶阮锁骨的痕迹:“从这里开始,到这边.。”
     叶阮把戚原手拍开,“你不是喜欢我哥吗?怎么对……”怎么对我下手啊QAQ
      戚原轻笑:“还不是你老是阻碍我,总得给你一点教训吧。”

     戚原在攻略叶榕的路上任重而道远,处处遭受阻挠,更正,遭受来自叶阮的阻挠。更有一次戚原都成功把叶榕推到床上,买来一直没机会用的套套的包装都打开了,叶阮敲门拿出一本物理53问题。
     去你麻痹的臭小子你个读文科的问物理!
     总的来说,这里俩人相看互厌。
     而戚原被叶阮妨碍了这么多次总算是逮着一次报复机会了。
     “其实泡不到你哥拿下你也不错,虽然性格差了点,但至少这张脸可以看。”戚原再添一把火,把叶阮气的发抖。
     “说实话要不要和我处处?”戚原憋的都快胃疼了。贼好笑:-D
     “滚——!”
    
      叶阮推开戚原,光着就往外跑,一开门就撞上了闻声赶来的杨默。
      “怎…怎么了,脸色怎么黑成这样?”杨默全然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修罗场,看见叶阮全身光着就把衣服脱下来给他披上。
      “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咳咳咳!!”杨默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太健康的事。
       要是不穿都还好,这大了一圈的衬衣一披上就勾起了对那本11区成人本的最后——男主角早上起来看见自己的爱人穿着自己的衣服遮不住痕迹然后他们又来了一发。
      
      “你们是打算在那儿来一发吗?”戚原悠闲地躺在床上翻出小黄本对僵持在门外的两人说道。
       “原哥!”杨默老脸一红叶阮小脸更黑,此时叶阮也意识到自己被戚原耍了,心情简直心塞,就跟在黑戈壁浪时红名全焦点溅射奶全闪避的心情一毛一样!
       “呵呵。”
       “算了,一边吃一边说吧。”

干死你个小恶魔 贰

       !!!
      谁?!要不要灭口啊!?
      杨默的心跳震如擂鼓,刚做完坏事就有人找上门是不是有点巧啊!

      结果却让杨默很懵逼,而进来的人也很懵逼。
      “你怎么在这?!”
      来人是杨默的干哥哥戚原,一个外科医生兼心理学博士后,无数同辈亲戚朋友的眼中钉。也是过年强行让杨默戒了烟的心理阴影。
      “原哥…你怎么……”杨默心中震惊不已,他想过无数可能性,最坏的哪怕是条子找上门他也思考过,但真没想到是戚原,一种被同门砸了十几个蒙圈的感觉。
       戚原倒是一脸狠像地冲过来将杨默摁倒在意大利真皮沙发里,一双眼睛里满是怒火。
      “你跟谁做了?!!”
      杨默从叶阮的房间里出来也只是穿了裤子,衣服还没扣,难免有些色情的痕迹会露出来,心又虚,又是被戚原那吃人般的眼神盯着,招架不住,倒豆子一样将昨晚那荒唐事的起因经过结果倒了出来。
    
       “哦。”听完后戚原瞬间冷静下来神情冷漠。
       “原哥…你来干什么?”钥匙哪来的?什么时候傍上大款了?当然后面的不能问出来。
       “叶榕呢?”
       “叶老板昨天下午就走了。原哥你有什么事吗?”总不可能欠工资吧讨债上门吧。
      “啧。”戚原一脸不爽地踹了杨默一脚:“滚去做饭,我去看看那小恶魔折腾成啥样了。”
       “哦,好。”完全不敢反抗都杨默只好乖乖滚去厨房。

      杨默刚到厨房就看见叶家那只豹猫以极其优雅的姿势亮出爪子摁在猫食盆上推向已经系好围裙的杨默,其目的动机不言而喻。
     【铲屎官还不快点把朕的早膳端上来。】
     翻箱倒柜地给猫大爷准备好猫粮,还趁着煮面的时间在论坛上发了一条求助信息。
     然而面条刚捞起来就听见叶阮房间里一声巨响——
     “滚——”